中国国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4|回复: 1

想忽悠中国重蹈俄罗斯覆辙者,必将引火烧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15 02:3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想忽悠中国重蹈俄罗斯覆辙者,必将引火烧身!
一小撮人在挖空心思想引进“颜色革命”,在中国制造动乱的时候,他们最好首先考虑清楚,这把双刃剑会不会伤了他们自己,以至于引火烧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想忽悠中国重蹈俄罗斯覆辙者,必将引火烧身!.jpg

当地时间3月26日,俄罗斯多个城市爆发未经当局批准的“反腐败”游行。在莫斯科、圣彼得堡、叶卡捷琳堡、乌法、乌拉尔、托木斯克以及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十多个大城市均有民众参与游行。此次游行事件中,莫斯科有约500人遭警方逮捕。
此次各地的反腐败游行是由“与腐败斗争”基金会组织的。“与腐败斗争”基金会创建人纳瓦里内(Navaliny)是“普京的头号反对派”,在此次事件中亦遭警方逮捕。
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肯定会有俄罗斯社会本身一定的内因,比如仍然存在着腐败现象等并且引起青年人的不满,而外因是西方国家对这些社会问题的利用和对俄罗斯所谓的反对派的操纵。在俄罗斯面对西方的压力软硬不吃的情况下,西方国家很需要在俄罗斯内部出问题,最起码是制造动乱,让俄罗斯政府无暇他顾。
于是,俄罗斯举行的这一场由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利尼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在第一时间受到美国等西方政府和媒体的高度关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立即发表声明谴责俄罗斯政府拘捕抗议者,并要求立即释放所有人,称此举是侮辱民主价值,拘押和平示威者、人权观察员和记者是对核心民主价值观的蔑视。华盛顿对纳瓦尔尼被捕感到不安。一位欧盟发言人说,俄罗斯警方的这一行为阻碍了基本的言论自由、和平集会自由表达,而这些都是俄罗斯宪法赋予民众的根本权利,我们呼吁俄罗斯当局能够遵守国际承诺,立刻释放和平示威者。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这次游行示威让中国的一部分人如获至宝,十分兴奋,为了配合西方政府和媒体的需要,这些人连遍累牍地发文黑俄罗斯和普京,从标题就可看出他们已预设好立场,什么“俄罗斯人面对专制和腐败:走上街头”,什么“俄罗斯人为什么抛弃普京?”什么“俄爆发大规模反腐示威游行,中国官媒集体失声?”什么“俄罗斯:帝国返照与偶像黄昏”,什么“大游行!没有普京的俄罗斯何时到来?”什么“普京的下场会比戈尔巴乔夫惨吗?”看看这些预设立场的评论我们就知道这些人的观点中所具有的煽动性和杀伤力,这些与西方政府和媒体严丝合缝共同上演的一场针对俄罗斯和普京的舆论大战到底想要达到什么目的?为什么这些中国人要急急忙忙出场?
国内的某些人这样做希望收到一箭三雕的效果:第一,配合美国和西方的全球战略,由于俄罗斯和中国在国际上背靠背应对美国和西方的压力,让美国和西方不能为所欲为,因此所有能够让美国和西方头痛的人都是国内某些人不共戴天的敌人。第二,在国内煽动反对俄罗斯,以离间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以便于美国和西方各个击破。沈志华之流忽悠中国配合美国韩国对付朝鲜也是这一招。第三,也是他们最根本的目的,就是通过这种春秋笔法,暗示和鼓动国内某些人也将这一幕在中国重演。他们朝思暮想梦寐以求在中国发生针对政府的动乱,最起码造成社会四分五裂的局面,以便于他们乱中获利。
国内某些人由于利令智昏,总是错误估计形势。
其实,中国和俄罗斯的社会状况有很大的不同,而某些东西在社会发生的动乱中属于至关重要的因素。
第一个因素,是一个国家的国际地位和经济的因素,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曾经沦为二流国家,若不是采取中俄战略协作的战略方针应对西方的压力,现在就连一些三流国家也敢于狐假虎威欺负俄罗斯;而中国则是已经成为世界第二经济体,并且对世界上最大经济体美国采取“贴身”战略,让他打不着、吓不倒、甩不掉。在美国经济开始下滑的时候,中国的经济还保持平稳发展,经济的状况是社会的稳定器。
第二个因素,苏联解体以后的俄罗斯失去了立国之本,缺乏凝聚力,是普京的个人魅力以及他带领俄罗斯走出困境的政绩赢得大多数俄罗斯人的拥护,但是由于俄罗斯的经济状况还没有从根本上好转,凝聚力还比较脆弱,社会上稍为出现某些不如意的情况,就会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并且兴风作浪。而在中国,“四项基本原则”的立国之本还在,尤其是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在这方面有所加强,这就是把全国绝大多数人团结在执政党周围的凝聚力,加上中国的经济发展的美好前景,让大多数中国底层民众虽然对目前的某些社会状况有所不满,但是不会从根本上站到政府的对立面。
第三个因素,在腐败现象导致社会分裂和对立的问题上,前苏联的腐败问题尤其是前苏共的蜕化变质的确为外部势力利用民众的不满在苏联推动改旗易帜提供了有利条件。现在的俄罗斯虽然仍然会有腐败现象存在,但是与解体前的苏联不可同日而语,没有整体的结构性的腐败,就不会引起全局性的动乱,这次的俄罗斯的部分年轻人参与游行示威,从性质上说,跟台湾的“太阳花”和香港的“占中”差不多,这些都没有厚实的民意基础,这是前苏联和俄罗斯的不同之处。至于俄罗斯与中国的不同之处在于,其实中国早已经历过了这一个阶段,上世纪80年代的改革开放初期,由于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的误导,出现了腐败现象,也是引起了民众尤其是首先由年轻人发起的抗议,86年的学*潮的口号是“抵制日货,惩办贪官污吏”,三年后有个口号之一就是“反对官倒”。由于在一定时间内对改革开放正确方向的偏离,在民间积累起了一定的不满。而“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强力反腐败,一方面“打虎拍蝇”,一方面加强防腐抑腐的制度建设,从根本上赢得大多数人的民心,于是在公知中出现“反反腐”的声音,他们攻击反腐败“阻碍经济发展”,是“自黑”,是“运动性反腐”,是“权力斗争”,是“选择性反腐”,要求中国政府赦免贪官,有人干脆直截了当认为强力反腐败不利于他们推进民主宪政,把他们自己的本质暴露无遗,假如现在再拿这个作为话题,恐怕能够忽悠的人不多。
由于上述原因,所以某些人想让俄罗斯这一幕也在中国重演很大程度上是痴心妄想。
其实,无论古今中外,社会矛盾产生的本质原因就是社会不同群体的利益冲突,过去称之为阶级矛盾,现在的理论称之为,贫富不同社会阶层的矛盾,发生“颜色革命”的那些国家是这样,在专门操纵别的国家的颜色革命的美国里面发生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也是这样。中国的社会矛盾很大程度上是平民尤其是贫困人员与非法致富者和为富不仁者的矛盾,在有一定的仇富氛围存在的情况下,某些人制造社会矛盾推动社会动乱很可能是引火烧身。
所谓“动乱”是个贬义词,如果要进行中性的理解,那就是由于某些社会群体的不满形成的对原有社会秩序的冲击甚至是一定程度上的破坏。
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有很强的纠错能力,“十八大”以来的反腐败,很大程度上是对改革开放具体过程中的问题进行自我纠正。
“十八大”以来的打虎拍蝇健全防腐抑腐机制,消除了会导致动乱的结构性隐患,只要不在经济上出现大问题,就没有发生动乱的土壤。但是,社会上的矛盾依然存在,不过基本上是一些具体问题上的矛盾,比如某些地方的资本家拖欠农民工工资,比如某些地方政府在民众与资本的矛盾中偏袒资本并且进行强拆,比如某些地方政府在某些会导致污染的项目中选址引起的矛盾,这些矛盾大部分是劳资矛盾,或者说是基层干部和执法人员与具体的民众之间的的矛盾,这些矛盾曾经引起过多次群体性事件,但是最终这些事件还是没有被自由派绑在改旗易帜的战车上。为什么,就是因为广大民众虽然不一定能够说得清楚道理,但是能够看得出来,知道问题的的根源在哪里,公知要发声由他去,还可以借助他们的声音制造压力,但是如果公知们以为他们为一些弱势群体人员出出头他们就是民众的代言人那就千错万错了。自由派公知拼命忽悠老百姓,称中国的社会基本矛盾是“上下矛盾”、“官民矛盾”,进行狡辩称美国针对中国的颠覆活动和军事威胁是“只是针对政府不是针对人民”,他们以为全国人民都是瞎的和傻的。而他们自己不愿意承认的是民众早已经看清楚,所谓的公知只不过是非法既得利益群体中反体制的那部分人的代言人,公知和资本是利益共同体,人们之所以会利用公知而不会跟他们走的根本原因在于公知与广大民众没有共同的利益,甚至可以说在根本利益上是对立的,这就是解放前共产党能够依靠广大群众夺取政权而现在一小撮人不可能忽悠广大民众支持他们达到同样目的的根本原因。
如果说改革开放前后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执政党和政府对资本的态度的不同,过去的是抑制资本,连“尾巴”都要“割”;而现在政府是在市场经济的体制下发挥资本在富民强国中的积极作用,同时又通过法律的和行政的手段抑制资本的恶,而政府如何在“民众”和“资本”中平衡好关系是不容易的事情,维护民众的利益多了点,资本就会不高兴;维护资本的利益多了点,民众就会不高兴。而作为资本中反体制的那部分人的代言人的公知的狡猾之处在于,当政府维护民众利益多了点的时候,他们就攻击政府这不是按照他们的意图的“真正的改革”,甚至攻击是“改革的倒退”;当政府维护资本的利益多了点,引起民众的不满的时候,他们又会假装站在公正的位置上,把这归因于体制,忽悠民众把矛头对准政府,同时刻意掩盖资本的恶,并且忽悠老百姓说如果宪政了,这一切就都会改变了。这就是公知在这个问题上的两面手法。每一次群体性事件发生,每一次公众舆论事件发生,他们就极尽忽悠欺骗之能事,把舆论往这方面引导。但是他们在做这一切的时候,由于求胜心切,以至于不择手段,造谣、歪曲、忽悠,无所不用其极,极大地损害了他们自己在广大民众中的公信力,公知越来越成为广大民众茶余饭后的笑柄。
由于急于在境外敌对势力的支持下改朝换代,他们仍然对形势进行了错误的判断,他们以为,只要成功地在中国社会上制造动乱,那么动乱的矛头所向就一定是政府,民众推翻了政府,然后在美国佬和西方的干预下,他们就会成功地夺取中国的最高权力。梦想是美好的,但是他们忘记了动乱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一旦社会出现失控状态,民众不一定按照他们的设计直接与拥有警察和军队的强大的国家机器的政府对抗,为他们夺取政权火中取栗,还有一种可能性是,由于中国几千年来就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传统,这些年来某些人通过非法手段致富或者某些人为富不仁又引起民众的强烈不满,加上某些人的仇富情绪,如果动乱发生,很有可能发生的是自发性的“打土豪”现象,一旦社会矛盾激化并且局势失控,出现历史上曾经出现的情况那样,恐怕那些作为富人中的反体制者及其代言人自由派公知会引火烧身。因为他们的本意是想忽悠和煽动民众与政府为敌的,当民众没有成为他们在全局上改朝换代的工具,却反过来在局部上“打土豪”的时候,他们还能够幻想政府会支持和保护他们吗?这种情况的出现可能是公知们机关算尽唯独漏算的一种可能性,很多人平时对于那一小撮为富不仁又出卖国家利益的人及其代言人深恶痛绝,一旦社会矛盾激化,社会秩序陷入混乱的时候,很难说会发生什么。


综上所述,一小撮人在挖空心思想引进“颜色革命”,在中国制造动乱的时候,他们最好首先考虑清楚,这把双刃剑会不会伤了他们自己,以至于引火烧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5 02: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联系电邮: contact(at)politicalconsultation.org|手机版|Archiver|中国国是论坛  

GMT+8, 2017-4-30 22:4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