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回复: 1

韩国将军的黑历史:朴正熙改名高木正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6 15: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韩国将军的黑历史:朴正熙改名高木正雄,白善烨效命侵华日军
在二战中的日本军队中就出现了不少朝鲜半岛人。其中地位最显赫的自然是朝鲜李氏王朝的末代太子李垠。除了李氏王族之外,日军的朝鲜籍士兵中,还有些普通的朝鲜人,他们出身贫寒,但经过日本殖民当局的奴化教育后心甘情愿地充当日本侵略者的鹰犬,为侵略者服务,通过不断残杀中国人民而讨好日本侵略者。

   韩国将军的黑历史:朴正熙改名高木正雄,白善烨效命侵华日军.jpg


“亲信门”终于以朴槿惠被弹劾下台告终,这位韩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统终于没有完成她自己的总统任期,注定在离职后将与其父亲一样成为争议人物。她的父亲朴正熙,可能是韩国现代历史上争议最大的人物,不但是因为其军事独裁与经济起飞的执政两面,更是因为被列入了“韩奸”名单:韩国一个由普通民众组成的亲日历史调查委员会2005年公布一份“韩奸”名单,作为前总统的朴正熙赫然在列。
朴正熙
“内鲜一体”中日战争爆发后,朝鲜半岛成为日本侵略中国大陆的兵站。日本殖民者为了“把半岛人改变成忠良的皇国臣民”,朝鲜总督府制定了一系列的“皇民化”政策、法令和措施,通过社会机关、团体以及学校强行加以推行。“皇民化”运动便在朝鲜全面展开。其代表措施之一,即是1940年开始的臭名昭著的“创氏改名”。日本当局宣称,“原来大和民族和半岛民族有“同祖同根”的血缘必然性,从而牢固地和在一起”,因此,过去“渡航内地(指日本),称内地氏名的多数半岛人,与大和民族完全融合在一起。时至今日,丝毫未保留半岛人的痕迹,完成了“皇国臣民””。同样,现有的半岛人,“不久的将来,会有于大和民族浑然一体之日”。因此,朝鲜总督府下令,把日本内地家族法上的“氏”制度,纳入朝鲜人社会中,令朝鲜人要新“创氏”。其做法是朝鲜人可以保留原有的“姓”和“本贯”,然它只是写在户籍上,在公用的名称或社会名称,要以“氏名”代替“姓名”。
这一野蛮横暴的民族同化阴谋的一个目的,在于动员朝鲜半岛的人力资源为“大东亚圣战”服务。正如1945年3月6日日本内务省机密文件讲述‘关于“创氏改名”推行理由及结果如何?’中所说,“基于内鲜一体皇国臣民化的推进,敞开推行“创氏改名”的道路,坚定作为皇国臣民的决议,产生了内鲜融合的好景象。特别是征兵制推行以来,作为“皇军”士兵朝鲜人在全身心的伪军服务。在此情景下决不容许军队中还有‘金某、李某’依然使用朝鲜姓氏的军人”。
实际上,用殖民者自己的话说,“内鲜一体”可以用“将朝鲜人变为忠心的皇国臣民”来概括,因此日本殖民当局在朝鲜半岛征兵的历程与“皇民化”的推进几乎是同步的。1938年2月,日本殖民当局颁布了《朝鲜人陆军志愿兵令》,开始在朝鲜以志愿兵的形式动员朝鲜人加入到日本军队中。志愿兵制度是征集朝鲜人作为所谓“志愿者”,完成在训练所的培训后,使其成为日本殖民统治的鹰犬。而到了1942年5月朝鲜的日本殖民当局便正式在朝鲜推行征兵制了。
日本对朝鲜民族进行殖民教育
这样,在二战中的日本军队中就出现了不少朝鲜半岛人。其中地位最显赫的自然是朝鲜李氏王朝的末代太子李垠,1917年,20岁的李垠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进入日本陆军大学,毕业后在日本军队中服役,并参加了日军的侵华战争。1938年李垠晋升为日军陆军少将,担任日本华北派遣军副参谋长,参与组织指挥了日军在中国华北等地的侵略活动。1940年,李垠因战功而升任日军陆军中将,并出任日军第51师团师团长并派驻广州,兼任日军广州占领区司令,后升任日军第一航空军司令。
至于他的堂兄弟李隅,1931年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1937年12月以日军第6师团中尉身份参加了侵占南京的战役,参与了日军屠杀中国人民的暴行。1942年,李隅以日军少佐参谋身份到达山西太原,为进攻八路军等抗日军民而帮助日军出谋划策。1944年,李隅升任日军驻苏北的中佐联队长,多次组织围剿新四军等中国抗日武装。1945年6月李隅被调回日本广岛,结果在当年8月死于美军的原子弹袭击。
伪满军官除了李氏王族之外,日军的朝鲜籍士兵中,还有些普通的朝鲜人,他们出身贫寒,但经过日本殖民当局的奴化教育后心甘情愿地充当日本侵略者的鹰犬,为侵略者服务,通过不断残杀中国人民而讨好日本侵略者。
朴正熙正是其中之一。
1937年,朴正熙从大邱师范大学毕业后,去韩国农村一所普通的小学任教。但是职教刚过3年,朴正熙便放弃了教师这个职业,选择当了一名军人。实际上,早在1935年,朴正熙在大邱师范大学4年级的修学旅行时,就第一次踏上了中国东北(满洲)的土地。当时,朴正熙一行人通过两周的火车旅行,游历了“奉天”、大连、旅顺、“新京”、哈尔滨、吉林等地。当时,他们参观了伪满洲国的“新京陆军军官学校”。这是一所以培养高级军官为目的成立的军校,创建于 1939年4月,结束于1945年8月日寇投降。校址在长春市东南郊拉拉屯,现坦克学校校址,当时称此地为同德台,其组织形式、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和课程设置等,均师法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校从创办到结束,共招收7期学生。在食堂就餐的时候,日本学生吃的是高粱和大米,而韩国学生和中国学生吃的则是高粱和玉米。
虽然如此,当朴正熙看到故乡的前辈一个个戴着徽章,在运动场上训练时的模样,从小就盼望成为军人的他,心中产生了羡慕和喜悦之情。通过前辈们详细的介绍,朴正熙对“新京陆军军官学校”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并向往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够成为这所学校的一员。1940年,他终于如愿以偿,以第15名的成绩成为“新京陆军军官学校”第二期生被录取的近五百名学生之一。
朴正熙在伪满军官学校学习时以“刻苦”闻名,半夜三更,别的同学都入睡了,他还跑到击剑场去练剑术,常常练得满头大汗。日本教官也被他感动,称赞他是“能够继承大和魂的男儿”。据长春市第三十四中学教师,朴正熙的同班同学徐树栋回忆:朴正熙是在同班同学中年龄最大,日语最好的一个。1942年,他以优异的成绩在“新京官校”毕业时由于“学习良好”,受到伪满皇帝溥仪的接见,并赏给他一只金壳手表,还受到日本天皇的嘉奖。
1942年至1944年,朴正熙转人日本关东军陆军士官学校本科。随后被保送到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继续深造。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时,校长夸奖他说:“高木(“创氏改名”运动后朴正熙改名高木正雄)君虽然是半岛出身,但精神却完全是日本人。像高木那样效忠天皇陛下的人,就是在日本人当中也是罕见的”。随后,以全校第三名的成绩毕业。毕业的时候,朴正熙又受到日本陆军大臣的赏识。
朴正熙为日军效命时的戎装照
1944 年,朴正熙毕业后被任命为“满洲国军”陆军见习士官。当年7月1日,朴正熙正式到日伪的部队报到,被任命为陆军少尉。随后,被分配到“满洲国军”陆军第 8 团,任团副官,派到伪满“热河省”,主要任务是“讨伐”活跃在“热河省”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
热河的较量伪满洲国的“热河省”地理上南跨长城毗邻华北,往西与内蒙接壤,其战略位置十分重要。1937年中国的全面抗战爆发以后,热河地区成了日本帝国主义控制东北防范华北抗日运动的前沿。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在挺进敌后,领导组织华北的抗日游击战中,也十分重视热河地区。八路军围绕长城两侧开展的敌后抗日游击战,连接了东北、华北两个抗日战场,令日本侵略者如鲠在喉,更重要的是给日本侵略者统治的后方基地伪满州国造成了巨大的威胁。
这样,“肃清”热河的“八路”就成了伪满洲国军的主要任务。到日本投降前,伪满全军总共有12个旅的兵力,而负责热河“防务”的第五军管区不但战斗力最强,兵力更多达5个整旅零5个独立团,当时每个旅都是2个团制,因此,5个团也相当于2个半整旅。热河伪满军的总人数在35000人左右,竟占伪满军能作战的部队人数的一半以上。
由于有在东北与“抗联”游击队长期作战的经验,伪满军队惯于采用集中优势兵力、部署长追,彻底清剿我军部队及根据地的作战方式。长追是一种专门的反游击战法,是日伪军队用于对付抗日游击队最为毒辣的战术之一,因为追击抗日游击队的日伪军就像“狗虱”一样叮住不放,被抗日军民形象地称为“狗虱子”战法。其具体做法是将追击部队分为多个战斗群,以反三角队列,二群在前,一群在后,追击抗日游击队,并压制其左右机动意图,迫使被追者走追击者预想的路线,伪军的多个追击群则可以轮流休息补充,轮番上来狠追死打,甚至在预先估计好的路线上设伏。尤其在镇压新开辟的根据地时,由于抗日武装或对地形不熟,或缺乏游击战经验,往往遭受沉重的损失。
朴正熙就曾率领伪满的“讨伐队”在遵化、玉田县一带专门围剿我抗日根据地,先后同我作战一百多次。1944年11月间,这帮“讨伐队”和日寇围剿山村杨家铺时,屠杀了正在那里开会的抗日政权干部,血洗了这个山村,欠下了中国人民又一笔血债。由于他屠杀中国人民有功,不到一年就被升为中尉。在“讨伐队”中,他总是冲锋在前,不遗余力地为日本军队卖命,因此他获得了“高木突击队长”这个外号。
在这里与中国人民为敌的出身朝鲜半岛的军人并不是只有一个朴正熙。日本关东军中有一支主要由朝鲜籍士兵组成的部队,称为间岛特设队。该部队成立于1938年9月,在伪满间岛省明月沟(现属吉林省安图县)秘密组建,由3个中队组成,共约300人。这支部队名义上隶属于成立于伪“满洲国”军第6军管区,其实际指挥权控制在关东军手里,完全听命于关东军司令官的指挥。其队员多穿便装,执行特殊任务,专门从事情报搜集,镇压朝鲜抗日活动和伪“满洲国”境内的抗日运动,配合关东军的军事行动,多次与东满地区抗日武装力量作战。
由于间岛特设队擅长反游击战,因此在1944年这支部队被日本侵略者作为先头部队,率先越过长城线,进入华北地区,新番号为“北支那特别警备队司令部直辖步兵大队”,并在冀东担任“讨伐作战”任务,进攻八路军。这里面就有一位日后韩国军队中的风云人物,当过参谋总长的白善烨大将。按照此人日后的回(chui)忆(xu),间岛特设队公买公卖,不扰民不欺民,得到了“满洲来的韩国人部队真不错,有礼貌,不抢劫,买东西也付款”的评价,这以后八路军也为我们让路,双方均不开火,最后“间岛特设队在北支的赤色海洋中转战十个月,死者仅一人。日本投降后全体平安无事的回到满洲解散。真是一个奇迹”。事实真的是这样么?
间岛特设队
间岛特设队的确学习过抗联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但终究难以掩饰侵略者的野蛮本性,跟其他日本侵略军的“三光”手段并没有什么两样。迟至1945年7月,这支队伍在河北滦南县进行“讨伐”时,被八路军击毙一人,为了泄愤,这支“有礼貌”的韩国人部队居然抓捕无辜百姓4人,硬说他们是不穿军装的土八路,绑在一颗树上用军刀杀害了。进攻八路军。日本投降后,这支部队被解散,其成员大都回国,其中一些人加入了韩国军队,在朝鲜战争中继续与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为敌,白善烨就是其中之一。
白善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5: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2017-03-14 10:10•来源: 国家人文历史 作者: 郭晔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联系电邮: contact(at)politicalconsultation.org|手机版|Archiver|中国国是论坛  

GMT+8, 2017-3-28 21:5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