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0|回复: 0

答某友问:“你变成左翼了,怎还有那么多的右派民运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9 08:4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哲 于 2017-1-19 11:23 编辑

答某友问:“你变成左翼了,怎还有那么多的右派民运朋友?”



老王社长

老王“变”了?老王没有变,是“民运”变了!
自文革始,再《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半世纪了,老王是社会主义者,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这点从无改变!
文革以来的“民运”,特别是四五运动发其端的现代民运(民主运动),本来是社会主义民运,即要求改善社会主义体制,推动社会主义朝向人民拥有更多实际主权的民主方向前进的民运,直至民主墙运动,89民主运动前期,性质基本如此。是“89-64”邓小平镇压后,89运动的相当一部分骨干逃亡海外,才逐渐地将原来的社会主义性质的民运,变为了反共反社会主义甚至反华的“民运”。
是“民运”变了,不是老王变了。

不信请看,这些早期的中国民主运动人物:

王军涛,四五运动英雄。他当年是反共的?不是。他是左翼,曾是共青团中央委员;
万润南,文革“414思潮”领袖。他当年是反共的?不是。他是左翼。曾是刘少奇东婿,与胡锦涛一个党小组的成员;
徐水良,南京“李一哲”。他当年是反共的?不是。他文革是毛主席钦定的左派组织浙江“红暴”头头之一,后自称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龙种’”;
汪岷,文革周恩来认定的左派红旗派,广州红卫兵兵团常委;
胡平,文革成都中学红卫兵报编辑;
方圆,文革“全国红色造反工人”领袖,30年代共产党老情报特工之子;
徐文立,民主墙“共产主义者同盟”策划组织者,当然左翼;
魏京生,低段“红二代”,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当然左翼;
陈尔晋(反共弥勒佛),民主墙“论无产阶级革命”鼓吹者;

如此等等。
现在呢?现在都是“坚定”反共人士。海外的反共甚至反华民运,大体在他们的领导影响之下。看清了吧,谁变了?是他们变了。徐水良分辩说,他骨子里本来就是反共的,当年不过“打着红旗反红旗”云。只有天知道。

老王社长,王希哲,89运动前后十几年,他一直在狱中,不了解这个变化。出狱后接触刘晓波,他是知识分子自由派,并非极端反共分子。流亡海外后到哈佛,在王炳章感召下介入了海外民运,初始,他仍以为海外民运是延续了四五运动--民主墙传统改善社会主义体制性质的民运。那时他的主张是回到毛七大“新民主主义”路线,可与孙中山三民主义找到契合点,完成国家的和平民主统一。他的反台独维护国家主权立场和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立场不断受到“民运”的攻击和扬言“开除”出民运。这时,他才明白了,一切都已经变了。海外民运已经不是民主墙前的社会主义民运了,早已蜕变为追求彻底推翻共产党,清算共产党革命历史为目标的反共,甚至支持台独和分裂国家各疆域的反华“民运”了(彭明对老王说:“海外不反共,谁给你钱?!”)。这一切,老王当然不能接受,于是淡出和退出了“海外民运”。所以,绝不是老王变“左翼”了,而是原社会主义“民运”海外变反共反华民运了。

有问,那末,为什么老王与那么多的右派民运人物还是很好的朋友呢?

老王反问,为什么不可以继续作朋友呢?难道政治立场对立了,朋友的私人情谊也须随之不要了么?原来的好朋友就定要翻脸反目绝交了么?如军涛,希哲与他几乎是金兰之交,怎可无情无义轻尔割席断袍?

老王向不少人讲过春秋伍子胥与申包胥友谊的故事,记得起码向徐水良、李伟东等讲过。现在向你再讲一讲:

楚贵族伍子胥父兄一家为楚平王所杀。伍子胥决心报仇。在通缉追捕的逃亡途中,遇到老朋友申包胥。大家相邀饭局坐下喝酒谈心。伍子胥说,“楚王太坏,杀我父兄。我一定要灭了楚国。”申包胥说,“报仇对。你努力吧。但楚国毕竟是我祖国。你能灭它,我就能复兴它!”喝完酒,两人互道珍重,拱手作揖而别。

结果呢?果然,伍子胥借吴兵攻下郢都,灭了楚国,将楚平王尸体从湖底挖出,鞭尸三百。
申包胥呢?申包胥跋山涉水千难万难奔到秦国,宫墙边哭了七天七夜,借得了秦兵,自为先锋,杀回郢都,逼退吴兵,终复兴了楚国。
两人都实现了他们饭局的誓言。虽此事申包胥批评伍子胥做得过分了:“今至于僇死人,此岂其无天道之极乎!”。伍子胥谢答:“吾日暮途远,吾故倒行而逆施之。”但两人还是好友。

这就是古人春秋之风。为什么我们今天左右对立的两方人物不可以学点春秋之风呢?

当然,私人情谊不能代替现实的政治斗争。
今天反共的“伍子胥”们也要报仇。不但要报六四之仇,更要报中国共产革命近百年之仇。他们本也很想向西方借点兵带路把中国(共产党中国)灭了,但这个希望似乎可能性越来越小,于是他们想好的办法是,向西方国家弄点钱,在体制内外网上网下培植起庞大的反共舆论队伍,平时造谣起哄,伺得机会由头,便煽动“百万人上街”,谅他共产党不敢再来个“六四”,步步进逼,共产党只得步步退让,最后“崩溃”,共军反戈,颜色革命成功,再清算审判,“转型正义”。

“子能覆之,我能兴之”,左翼的“申包胥”们怎么办?即应针锋相对,也在体制内外网上网下培植起广大的社会主义路线舆论队伍。一面批评30余年“特色”共产党的资本主义路线,一边支持习近平中央的一切纠偏反正的正确提法和措施,尽可能地将尽多的群众以各种形式团结组织起来。一旦颜色革命发生,右翼煽起“百万人上街”,左翼也立即动员百万千万民众上街相抵抗,分庭抗礼,用“东风压倒西风”。切不可让国内外舆论特别是国际舆论做文章,似只有右翼的街头演出代表了中国全民的“民意”。这时的警察,只需公道地维持秩序。颜色革命烟消云散。其实,89就可以这样做的。但邓小平只迷信暴力,不相信人民,害怕任何方面的人民。曾有争论,谁是“男儿”?究竟颜色革命是“男儿”,还是反颜色革命,保卫社会主义是“男儿”?看谁更争气了。谁最后胜利谁是“男儿”!

但颜色革命不成右翼就算彻底失败了么?不是。经此一役,中国的左右翼力量都能大规模地以有形无形的组织动员起来表达自己的意志,本身就体现了综合的民意。中国社会实际的民主进程,也就大大前进一步了。
这正是老王左右皆友的用意之处。

2017年元月18日
=================
附《左传》定公四年


初,伍员与申包胥友。其亡也,谓申包胥曰:「我必复楚国。」申包胥曰:「勉之!子能复之,我必能兴之。」及昭王在随,申包胥如秦乞师,曰:「吴为封豕、长蛇,以荐食上国,虐始于楚。寡君失守社稷,越在草莽。使下臣告急,曰:『夷德无厌,若邻于君,疆埸之患也。逮吴之未定,君其取分焉。若楚之遂亡,君之土也。若以君灵抚之,世以事君。』」秦伯使辞焉,曰:「寡人闻命矣。子姑就馆,将图而告。」对曰:「寡君越在草莽,未获所伏。下臣何敢即安?」立,依于庭墙而哭,日夜不绝声,勺饮不入口七日。秦哀公为之赋《无衣》,九顿首而坐,秦师乃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联系电邮: contact(at)politicalconsultation.org|手机版|Archiver|中国国是论坛  

GMT+8, 2017-3-27 01:0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