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8|回复: 0

陆弃:左翼的道路为何会越走越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28 02:3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陆弃:左翼的道路为何会越走越窄?
                                      


从笔者弱冠之年,到如今二十将六,六年青葱岁月,不过转瞬之间。还记得,2010年正是新媒体蓬勃发展之时,微博等新生事物层出不穷,互联网上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红歌会网、正道网、民声网、主人公网、观察者网等一家家左翼网站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尖来。霎时间,在过去仅靠环球论坛和铁血社区坚守爱国主义阵地的互联网中出现了一批新生力量,而他们统一的旗帜就是毛泽东。


毛泽东,过去是中国革命的旗帜。在他逝世36年之后,则成为了互联网上弘扬正能量的旗帜。一杆毛泽东的大旗,号召起千千万沉默的民众,用键盘敲击着激烈的文字,同一切丑恶的现象和言论宣战。笔者正是2009年最早加入微博的战斗者之一。

在那时,网络左翼是一个新鲜的名词。没有领袖,没有精英,都是“屌丝”。

2010年,一家家左翼网站,充当起最前沿的阵地。各家网站的编辑精心挑选出一篇篇掷地有声的文章,细心的收集着每一位志愿者的稿件。传播!传播!两年间,虽然有大量的微博帐号及文章被删,但大家仍能戮力同心,最大公约数成为大家的共识。

可随着2012年的到来,国内国际形势风云突变,左翼开始由团结走向了分裂。正是由于这次的分裂,预示着今天左翼已彻底边缘化的事实。

实际上,物极必反的定理从来都是准确的。当每一位理想主义者正做着英特纳雄奈尔的梦时,梦醒时分,市场经济活动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而一切有违市场规律的社会活动,都将被淘汰。

笔者作为最初的理想者,到如今已充分融入社会,成为一名务实的父亲。身份的转变带来对左翼边缘化的思考。抛却资本长期掌握舆论话语权的因素,究左翼之根本,原因大抵有以下几点:

1、左翼始终没能与时俱进,过多的参与到复杂的政治斗争中去

文革的失败,让许多左翼心灰意冷。更有日本赤军闻听中国将“改革开放”时,纷纷蹈海自杀。从此之后,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左翼的声音已不能容于传统媒体,报纸、电视、广播等媒介根本无法传递左翼的诉求。左翼似乎都只能卧薪尝胆,以待时机。而2010年新媒体时代的来临,终于让一些经历过历次政治斗争的左翼领袖跳将出来,摇旗呐喊。可是除了捍卫毛泽东的历史地位,他们传递的更多还是已无法使普通人群所认同的政治观点与口号。而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导致达成的脆弱共识顷刻间分崩离析。而一些“别有用心”的左翼领袖,更是为一幕幕现实政治频频站台,许多普通的理想者在残酷的现实斗争中身陷囹圄。而接下来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左翼在外部的强大压力下陷入了无休止的内耗。更有个别“绝望投递”的左翼领袖,带着他的信徒们闭关锁国。今天,持续的内耗仍在进行中,浪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

2、左翼让人越过越穷,糟糕的经济活动使人敬而远之

左翼的边缘化不仅在于过多的参与到复杂的政治斗争中,更为滑稽的是敢于参与政治斗争的战士们面对简单的经济活动竟然手足无措,无论决策力还是判断力,甚至都不如后来居上的微商们。除了依靠贩卖书籍,就是群众捐款。简单、低级的小资产阶级运营模式使得各家网站持续亏损。五六年来,竟无一家左翼网站能够给持续供稿的作者们一分一毫的稿费。理想终究要回归到现实,没有一位理想者是不食烟火的神仙。他们必须面对养家糊口的现实。故而,大量优秀的作者最终因为钱粮的压力不得逐渐淡出。而相对好一点的左翼网站,因为只能给工作人员支付贫困线上的工资自然也就无法留住人才。甚至个别的领导者贪污、腐败,挪用公款的行为更加使得原本贫乏的左翼经济活动雪上加霜。

那些老派的左翼们,为了顾及所谓的“信仰纯洁”,对于一些敢于尝试电子商务等新型商业模式的泛左翼者无情的打击。这使得有思想、有能力的人逐渐淡出,对左翼敬而远之。慢慢地,左翼成了贫穷的代言词。

3、左翼对现实问题的冷漠使得普通人群无法产生好感

毛主席曾说过,青年人应参与到国家大事中去。如今,当年毛主席口中的青年人也已成了花甲老人。而左翼的运用不得不面对一个可悲的事实——曲高和寡。现实政治的“过分热心”,人人都想指点江山。可当面对一个个渺小生命的求助时,左翼则显得愈发冷漠起来。从药家鑫案开始,到聂树斌案平反。无处不充斥着公知的身影,却鲜见左翼掷地有声。左翼不是劳苦大众的发生群体吗?为何却不见了呢?反对废除劳教,反对上访,反对抗拆,一次次“政治正确”的站队却只能让百姓寒心。曾几何时,公知成了公平正义的捍卫者,普通民众在互联网所求的除了何兵、迟夙生,就是贺卫方、任志强。而左翼意见领袖们呢?归化?收编?不需赘言。

4、左翼早已老龄化,对青年的培养流于形式

左翼开大会,有一个有趣的形象。主席台上第一排端坐着的平均年龄90岁,往后几排的,平均年龄至少也有70岁。再看看主席台下的,离退休的红二代们,拥有着各色身份血统纯正的专家、学者、领导干部们。很难在数以百计的与会人群中见到年轻的面孔,更别谈能有青年人站在主席上激昂文字、挥斥风遒了。

笔者有幸参加过几次盛大的左翼集会,亲耳听见许多杖朝之年的老前辈们在会上痛心疾首的呼吁左翼应该加快培养青年一代的中坚力量。年年开会,都重复着同样的呼吁,可实际的情况呢?开完团结奋进的大会,紧接着就去赶老朋友的追悼会。左翼组织对青年的影响日渐式微,早已沦为遗老遗少的联谊会了。

5、左翼难以团结,污言秽语早成家常便饭

无产阶级有朴素的无产者,自然也就会有流氓无产者。看网络上的左翼,似乎流氓无产者更多一些,意见不合动辄问候对方全家,这就使得本保持中立看法的人走向的对立面。严于律人,宽于待己似乎已成仅存左翼的普遍现象。对待自己的同志像冬天一样残酷,对待自己的错误却像春天一样温暖。唯我独尊,唯我独革。血统论、阶级论、阴谋论无不大行其道。似乎与人意见相反的,不是汉奸就是特务。支持政府某项政策的,都是被收买的皇左,说国外某项好的,就成了公知走狗。非白即黑,过分简单化理解人性的复杂。这就使得左派幼稚病在污言秽语中慢慢变得沉重起来。病势一发不可收拾。

综上所述,左翼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也不是偶然的。而是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时螳臂当车的必然结局。有人问我对接下来左翼前进的道路如何看时。我回答他说,左翼式微是市场经济大环境下必然的趋势,但并不会彻底走向灭亡。自由经济带来经济蓬勃发展的同时,必然会加大贫富差距,而随着社会等级的固化,底层人民必然会走向左翼的道路。无论互联网时代的左翼如何异化,但终究不变的还是左翼身上公平、正义的光环。世道险恶,人性多面。绝对的公平、正义我们或许很难见到。但笔者始终坚信,只要无数有识之士共同向好的一面努力,那么即使没有“左翼”这个包袱,也会出现更加先进,更加适应于社会的名词。

比如“哆啦A梦”群体,褪去下政治的气味,充满着圆所有人梦想的味道。

至于笔者这样的年轻人,淡化政治的因素,变得更加单纯一点。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为了共同尊敬的前辈,请朝着各自的方向努力!(陆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联系电邮: contact(at)politicalconsultation.org|手机版|Archiver|中国国是论坛  

GMT+8, 2017-3-30 10:4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