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74|回复: 0

中国至宪党:“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为候选人必备条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6 11: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哲 于 2016-12-6 11:09 编辑

中国至宪党:“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为候选人必备条件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2016年10月至11月情况通报

    10月至11月,全国四大直辖市天津、北京、上海集中完成区县、乡镇人大代表换届选举,重庆市部分区县已完成选举;期间,中共六中全会在北京召开;随后,中纪委发文《周永康、薄熙来等案警示现在并非天下太平》,面对一系列与我党息息相关的动向,党部仍坚持专注选举,并最终找到了破解目前困境的可能方法。
   一、“坚持党的领导”的执行误区
与往届人大代表换届相比,强调“坚持党的领导”是本届的最大特点,并被各地深入贯彻。但依照我国现行法律,“坚持党的领导”不能适用于人大选举事务。
    1.选举工作中“坚持党的领导”,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坚持党的领导”是中共党章中的四项基本原则之一,但不是我国宪法的基本原则,更不是选举法的选举原则。中共党内的四项基本原则,其中三项(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被写入我国现行宪法,唯独“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这一项未被写入,且自1954年新中国宪法颁布以来,这项原则就从未被写入过宪法。
关于人大代表选举工作的领导权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以下简称“《选举法》”)第8条有明确规定:“不设区的市、市辖区、县、自治县、乡、民族乡、镇设立选举委员会,主持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选举。不设区的市、市辖区、县、自治县的选举委员会受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领导。乡、民族乡、镇的选举委员会受不设区的市、市辖区、县、自治县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领导”。可见,只有区县级人大常委会才有权领导区县、乡镇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工作,其他任何组织均无权领导。
   《全国人大办公厅详解县乡人大换届选举15问》中关于“我国人大代表选举制度的基本原则是什么?”的回答,也没有“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原则。
   “依法治国”是我国宪法第五条规定的治国标准,中国共产党要“坚持党的领导”只能以法律规定的形式领导,而不能以领导人的欲望和想当然领导。在选举中宣传任何政党领导都是无知和违法的行为。
     2.选举工作中“坚持党的领导”不可能搞好选举
宣传标语是选举工作基调的凝缩。各地选举机构都提供有不同的宣传标语供基层单位参考选择,其中“坚持党的领导”或“加强党的领导”都在供选择之列(如图1),但各地张挂带有上述字眼儿的标语并不多见,像“坚持党的领导是搞好人大换届选举的根本保障”这样法盲且颠倒事实的标语更是少见,目前除了在首都北京看到(如图2),我党尚未在其他省份发现。
图1为 2016年9月22日天津市南开区人大常委会网站提供的选举标语
   从各地大量的违法选举事实看,“坚持党的领导”非但不是搞好选举的根本保障,相反,恰恰是各地选举普遍违法的根本原因。直接选举中,随意剥夺选民推荐权,私定正式代表候选人,纵容非法代投,哪个不是“坚持党的领导”的结果?间接选举中,衡阳、辽宁贿选窝案,受贿的512名衡阳市人大代表,454名辽宁省人大代表,哪个代表不是“坚持党的领导”选出来的?选举机构只要按照党委意图组织选举,无论违法多么严重都不会受到追究。
图2 为 2016年9月至10月北京东城区、朝阳区在宣传选举期间张挂的标语
     3.增加“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为候选人必备条件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从未被写进我国宪法和选举法,现行宪法只在序言中陈述了“中国各族人民将继续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并未要求各族人民必须“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
而《选举法》第57条明确要求保障选民“自由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全国人大办公厅详解县乡人大换届选举15问》中关于“如何推荐代表候选人?”的回答,也只是要求候选人必须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模范遵守宪法和法律等,并未要求必须“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但今年的换届选举各地却都在此基础上增加了“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拥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候选人条件。
在推荐和确定代表候选人过程中,各区、乡镇选举委员会严格执行对候选人新增加的上述条件要求,并将提名的候选人全部报送党委严格审查。被认为不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候选人会被以各种方式“审查”掉,或劝其“主动”退出。
选人大代表不是选党代表,候选人只有遵守宪法和其他法律的义务,并没有必须拥护谁的义务。拥不拥护党的领导取决于中国共产党的自身行为和公民对其领导的认可程度。如今中共干部严重腐化,社会风气严重败坏,两极分化日趋严重,无一不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结果,因此,不拥护这种领导的选民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因此,将“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作为代表候选人的先决条件,强迫选民接受,不仅是公开妨碍选民自由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更是对民意的强奸,其实质是破坏选举。
   4.总书记在首都投票日上将潜规则公开化是对法律的公开羞辱
11月15日是首都北京全市统一的投票日,国家领导人们在在西城区中南海选区怀仁堂投票站参加投票。习近平总书记在投票后接受记者采访时竟要求,“选举工作要坚持党的领导,对违规违纪违法问题‘零容忍’,确保选举工作风清气正”(见图3)。
图3为2016年11月15日,习近平在西城区中南海选区怀仁堂投票站投票后接受记者采访
图4为2011年11月8日,胡锦涛在西城区中南海选区怀仁堂投票站投票后接受记者采访
   吃惊于习总书记对“选举工作要坚持党的领导”的想当然,我党比较了2011年11月8日北京上届区县、乡镇人大换届选举时,胡锦涛总书记在相同地点参加投票后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讲话,“希望当选的同志牢记选民重托,密切联系群众,积极反映民意,依法履行职权,充分发挥人大代表应有的作用”,没有任何“坚持党的领导”的字眼儿(见图4)。
   相比之下,两任总书记在人大选举事务上的态度,不是前任不如现任总书记有魄力,而是前任比现任有宪法修养、懂“明规则”。
   我党发现,习近平为首的中央政治局自上任以来,已组织过36次集体学习,但从未组织学习过宪法和其他与政治相关的法律,而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央政治局在连任两届中,共组织过77次集体学习,而第一次集体学习的内容就是“学习宪法”。学习宪法不一定真尊重宪法,但不学习宪法一定不真尊重宪法。
   关于中国共产党与全国人大的关系,1978年修改宪法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已专门从宪法中取消,即中国共产党早已没有对人大的领导权,更没有对选举工作的领导权。人大代表的选举工作可以受政党的监督但不能受任何政党的领导。
在政党政治体制下,当权者抛开宪法讲政治规矩,讲的只能是人治和权术的潜规则。“选举工作要坚持党的领导”本是违反选举法但却长期存在的潜规则,如今执政党总书记竟在投票日将这一潜规则通过国家媒体向全体国民强调,如同昭告全体国民“滥用职权是犯罪,公开滥用职权就是权威”,这是对法律的公开羞辱,是执政党最本质的“风不清气不正”,是对选举工作的根本破坏。
   二、从选举普遍违法,到选举普遍无效
我党对京、津、沪、渝四大直辖市的选举监督主要集中于投票阶段的真实投票人数问题。根据《选举法》第43、44条规定,只有统计出投票人数才能判断每个选区的选举结果是否有效。
《选举法》第43条规定,“每次选举所投的票数,多于投票人数的无效”。真实投票人数的统计困难在于大量的委托代投人数如何统计?哪些是合法的代投,哪些是非法代投。非法委托代投是指选民没有履行法定委托手续,违反“一人一票”选举原则,一人投多张选票,从而导致上述第43条的结果发生。
关于委托代投,《选举法》第41条有严格规定,“选民如果在选举期间外出,经选举委员会同意,可以书面委托其他选民代为投票。每一选民接受的委托不得超过三人,并应当按照委托人的意愿代为投票”。
   但在执行中,针对选民不积极参加投票的情况,为拼凑投票人数,完成《选举法》第44条“选区全体选民的过半数参加投票,选举有效”的规定,各地选举委员会普遍违反选举法规定,纵容选区采取不合法委托手续,甚至没有任何委托代投手续就向选民多发选票,导致大量违法代投选票进入票箱,进而出现选举无效的结果。例如:
我党一名户籍在北京通州区张家湾镇***村的党员,11月15日投票当天,邻居给该党员全家送来5张选民证,并告知,去投票的人村里将每人发30元钱。结果该党员的母亲没等家人回来,就自己拿着5张选民证到了投票站,在没有任何委托手续的情况下工作人员就发给老人5张选票,老人刚问怎么填写,就有工作人员说“给我吧”,便把选票都拿走了(去代填)。
党部11月15日随机调查中,有北京市朝阳区六里屯分会***选区两位退休知识分子,其中一人拿着一家三口的选民证到投票站投票,结果没有任何委托代投手续就拿到了三张选票,党部于当日向该选区所在分会反映,结果该选区居委会人员很快赶到两位老人家里承认错误,并补办了委托代投手续。工作人员认错态度的确难得,但实际已因工作失误导致选区选举结果无效,而投票之后补办委托代投手续实际是伪造选举文件的行为。
另一名户籍在北京丰台区的党员,投票结束后询问选区投票人数,但选区却只有发出选票数和收回选票数,没有投票人数。该党员遂电话询问丰台区选举委员会,工作人员态度很好,并认真宣读了内部《计票细则》的有关规定,确实只有收回票数和发出票数,并承认没有规定下面的选区统计投票人数。当该党员提醒这位工作人员,选举法第42条明确规定,投票结束后要将投票人数和票数加以核对,作出记录,而根据选举法第43、44条,如果没有“投票人数”,就无法判断每个选区的选举是否有效时,该工作人员停顿半天,然后承认这个问题以前没人提过,也没考虑到。即丰台区50多万选民已选出的代表是否有效,没有法律依据。
    我党某党员在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分会第***选区,投票当日,发现单位投票站有大量委托代投现象,但委托手续均不合法,遂反映到朝阳区选举委员会,结果发现责任在区选举委员会,于是又电话至北京市选举办公室,工作人员听了情况开口便说:“委托代投不用经选举委员会同意”,该党员耐着性子提醒说:“必须经选举委员会同意是选举法第41条明确规定,你自己看看法条”,该工作人员马上说:“哦哦,是吗,我去给你问问别人”。
   首都的市、区两级选举专门机构对选举法陌生到如此程度实在令人汗颜。朝阳区132.5万选民,所有选区都有委托代投行为,但却都未经选举委员会同意,实际投票人数完全不真实,选出的445名代表是否有效,均无法律依据。但朝阳区人大官网11月22日却称“全区参加投票的选民129.8万人,参选率为98.0%”。11月25日北京市人大官网则称“这次换届选举,选举区人大代表选区共登记选民916.8万人,参加投票选民882.6万人,参选率为96.3%”。没有真实的投票人数何来参选率?
    11月22日,上海市人大官网称“全市1082万余名选民进行了登记,登记率为84.64%;1037万余名选民参加投票选举,参选率为95.84%。”。但我党直接向上海市浦东新区、松江、长宁、徐汇、黄浦、奉贤、闵行等7个区选举委员会调查核实的结果却是:6个区的委托代投均未经选举委员会同意,另外1个选举委员会说不清楚,且均没有统计实际投票人数。何来全市95.84%的参选率?该情况反映到上海市人大选举办公室后工作人员态度很认真,现正就如何处理做进一步沟通。
   重庆市38个区县自11月18日至12月20日陆续开始投票。11月20日,全市刚有4个区县(城口县、奉节县、万州区、荣昌区)完成选举,我党就第一时间逐一向这4个区县的选举委员会核实委托代投手续问题,其中3个选举委员会认为委托代投是两个选民之间的事,委托人与被委托人同意即可,不需经选举委员会同意,另1个区则称说不清。为避免其他区县继续发生类似情况,党部便及时将情况反映给了重庆市人大选举办公室,希望市人大能及时提醒还没有开始投票的区县。
   综上,我党专注基层人大代表选举半年多来,所发现的问题,从普遍选举违法到普遍选举无效,更到普遍违法不究,颁布了63年的《选举法》,如今落实到如此程度实在令人窒息。但从选举机构工作人员的总体态度上来看,这些普遍的违法不应是无解的难题。
     三、改“坚持党的领导”为“坚持党的监督”,利党、利国、利民
   对违法问题不纠正,发现问题就没有意义。经过半年多对各地换届选举工作的集中研究和调查,我党对选举中出现的各种问题进行了反复分析,并换位思考,最终认为:
   1.在选举中“坚持党的领导”是执政党作茧自缚。
选举工作是一项程序复杂,法律性极强,近乎技术性的工作。从我们所发现的违法现象看,绝大多数违法源于工作人员对具体业务的不精通和明显的无知,而并非领导原因。但选民和社会舆论往往谴责党委,因选举工作是党委领导的。
   选举中“坚持党的领导”,往往导致选举机构对党委过度依赖,工作人员养成了凡事请示的习惯,而不去努力熟悉自己应该精通的业务。调查中遇到的选举委员会工作人员绝大多数对选举法十分陌生,一遇问题就请示领导,即是上述原因。凡事请示领导不是对领导的重视,而是对领导的依赖,实际是将具体工作任务推给领导,让领导做业务员的工作。
   应由业务人员自己决定的事,领导同意了,出了错就是领导的责任,但这时业务人员和领导都会互相讲点儿“仗义”,结果无论事情错到什么程度都会一致不想纠正。而百姓最痛恨当权者的就是“知错不改”。
   2.“坚持党的领导”改为“坚持党的监督”,既可增强人大的独立性,又可加大执政党对人大的监督力度。
   任何组织和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党委的主要职责是
管理党务,其他事务牵扯过多,必然会弱化主业的管理效果。结果该管的没管好,不该管的管了一大堆,惯坏了被领导机构,还落得一身不是。
党委退出对选举工作的事前领导,改为对选举工作的事中、事后监督,一方面可以大大增强人大的独立性和责任感,改变工作人员业务上的懒惰和依赖;另一方面,当选举工作出现问题时,由于党委不再承担领导过错责任,便会愿意监督人大选举机构改错,而执政党的地位又决定了党委监督人大的力度,必然是有效监督;再一方面,选举工作改由人大独立领导,还可体现执政党的自信,同时增加选民的信任度。
至于选举结果是否能与各级党委的意图完全一致,纠结这个问题是十分不明智的。南充、衡阳、辽宁等特大贿选案,行贿、受贿的各级人大代表,哪个不是按党委的意图当上的?而又有哪个在党委意图之外当选的人大代表卷入过贿选窝案?真正有民意的候选人当选代表,可能对某个党委书记不利,但对执政党整体一定有利。
因此,让选民充分了解选举信息,自由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天不会塌下来,反而会更蓝。
   3.将“学系列讲话”的精神用于学习宪法和选举法,必将大大提高各级党委的监督能力。
选举工作的法律性很强,人大领导的选举工作是否违法和存在其他问题,应以选举法和地方实施细则为标准,因此需要监督机构具有相应的法律知识。
中共各级党委组织党员学习的能力历来很强,很系统。只要各级党委将学习宪法和选举法的任务,像对学习总书记讲话一样重视,安排全体党员认真学习,必会在中共党内掀起前所未有的学习热潮,迅速、普遍地提高党员的法律水平,进而提高中共各级党委监督各级人大选举工作及其他工作的能力。
以上是我党在当前选举实践中得出的粗浅认识,虽不可能成熟,但谨遵事实和法律,并将努力尝试被执政党所接受。
关于中共六中全会的新精神以及中纪委《周永康、薄熙来等案警示现在并非天下太平》的警告,由于本通报篇幅所限,将另行阐述。但政治立场须在此重申:中国至宪党将继续秉承党主席薄熙来同志“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的气节,坚决捍卫《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至高权威,绝不屈从于任何权势。
中国至宪党委员会
二0一六年十二月五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联系电邮: contact(at)politicalconsultation.org|手机版|Archiver|中国国是论坛  

GMT+8, 2017-6-24 16:4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