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2|回复: 0

“遇家兄妹”的《出身论》与马晓力胡德平们的《出身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 12: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遇家兄妹”的《出身论》与马晓力胡德平们的《出身论》

老王社长


堪培拉的会上,又见遇罗文先生。自然,他的发言又谈起了他的哥哥,著名的遇罗克。

遇罗克著名,因为他1966年写了篇《出身论》,反对家庭出身决定一切,反对“自来红”。他是从反对“一幅流毒极广的对联”开始的。这对联是: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

老王早说过,撇开“好汉,混蛋”那两个刺激眼睛带侮辱性的价值评判用词,
让这副对联中性化,改成:
“老子跟共儿拥共,老子反共儿反共,基本如此”,对不对呢?
遇罗克先生反不反对呢?可以肯定,遇罗克也一定反对的。他的立论是:
“(对联)错误在于:认为家庭影响超过了社会影响,看不到社会影响的决定性作用。说穿了,它只承认老子的影响,认为老子超过了一切。实践恰好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社会影响远远超过了家庭影响,家庭影响服从社会影响。”(《出身论》)

出身红的可以黑,出身黑的可以红,不能歧视。遇罗克要为“黑”争取“红”的权利:

“同志们,(血统论)这样可恶的东西,不打倒它,如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不打倒它,哪里去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的接班人?不打倒它,中国的颜色就必将发生改变!”

这观点,毛其实早就提出了。组织中央文革的时候,第一批提名没有姚文元。戚本禹说,他提出:
“希望让姚文元参加进来。江青同意我的意见。但是陈伯达反对。他的理由是姚文元的父亲姚篷子在历史上有变节行为。这个问题就提到了主席那里。主席就说了,老子反动,儿子就不能革命啊?这是两回事嘛。老子反动儿子革命的很多。陈独秀后来叛党,可他的两个儿子是革命烈士!毛主席一锤定音,姚文元进了中央文革。”(《戚本禹回忆录》)

所以,说中央文革迫害了遇罗克是不可能的。也正如当年遇罗文们发布《出身论》的编者按开篇所说:
“目前,北京市的中学运动普遍呈现出一派奄奄待毙的气象,造反派虽然十分努力,群众却总是发动不起来,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依然猖獗如故。这种现象,不由得使许多同志疑惑起来:究竟是什么东西至今还这样有力地阻碍著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批判呢?我们认为,不是别的,正是在社会上广有市场的唯出身论。过去各中学所普遍执行过的那一条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根子不是别的,也正是反动的唯出身论。”

唯出身论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必须“打倒”。
。中央文革奉毛指令开数十万人群众大会批判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放手地支持了声称“老子反动儿背叛”的无数的“遇罗克”“遇罗文”等家庭出身不好的“黑七类”们起来“革命”,起来组织红卫兵,放手让他们“红”起来,让他们竞争红,直至红到不可思议,红到了徐水良“红暴”那样的疯狂程度!为他们撑腰,钦定他们为“革命左派”,瓦解那些“出身成分好”的“保守组织”。文革究竟算几年?若采三年文革论,可以说,文革三年是中国“黑七类”们相对最解放的时期,最舒张的时期!

但令人沮丧的是,文革最终被“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老子英雄”们扑灭,江青中央文革成了阶下囚,但,当年为江青们所解放,声称背叛了家庭出身去“革命”,去争着“红”的“儿背叛”们,却没有表现出一点对当年江青中央文革解放自己的感恩的良心,倒把他们曾受迫害侮辱歧视的一切旧账,算到了江青和文革的头上。非但如此,他们不少还纷纷地再“背叛”,重新回到了“家庭出身”的立场,去反共了。

真建议社会学家们抓紧统计一下,当年“背叛家庭出身”而红,而“革命”的各造反派组织成员特别是其头头,今日坚守拥共拥“红”立场的,比例多少?或反过来,文革后再背叛,回归“家庭出身”立场,高调低调反共反红的当年各造反派组织成员特别是其头头,比例又是多少?以我的观察和感觉,文革由黑争红,文革后由红回黑的那比例是相当相当的大,完全压倒性的。

有了数据,我们回过头看,半世纪前闹的那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或者改中性了,“老子跟共儿拥共,老子反共儿反共,基本如此”,究竟是对还是不对呢?老王不敢说。因为不敢不“政治正确”。

但现在,是反共的英雄豪杰敢说话的时代了。网上有位很活跃的反共英雄说的直白:

“血统论正确率达95%,遇家兄妺现都是反共反革命的英雄”!

他这一翻案,就把“遇家兄妺”的历史贡献本钱全剥夺了。
血统论正确论是这位反共英雄一人偶得之见吗?还真不是。它已经成为了今日反共革命派组织反共阶级队伍的政治理论基础。现在,我们网上经常看见,反共英雄们发出号召,号召一切“地主、资本家、国军,受共产党迫害者.....的后代们,都联合起来组织起来,革命推翻共产党”。你看,他们的反共号召对象没有包括“红二代”“红三代”,他们反共革命先行就排除了“红二代”“红三代”。显然,这是今日的血统论。这怎么行呢?为什么红就没有黑的权利了呢?为什么红就不能变黑了呢?这时,怎不见“遇家兄妺”出来再写一篇《出身论》,反对这种血统论呢?

当年,“遇家兄妺”写《出身论》反血统论,因为那时,“家庭出身不好”的一切“地主、资本家、国军,受共产党迫害者.....的后代们”,都想表现拥共,都想“革命”,都想变“红”,因为“社会影响远远超过了家庭影响”,那个时代,“社会影响”,红是时髦的,革命是时髦的,越红越革命才可能越有出路。写《出身论》,坚说老子黑儿子可以红,不因为它是什么真理,而因为如此说,才可以为“黒七类”们争得一条出路。不是争反共的出路,而是争“投共”的出路。

但现在,时代反过来了。现在反共时髦了,反红时髦了,向共产党的革命历史反攻倒算时髦了,当然,“遇家兄妺”和一切“地主、资本家、国军,受共产党迫害者.....的后代们”,就不会写《出身论》了,不再反血统论了,相反,“现都是反共反革命的英雄”了,血统论利于他们号召一切“黑二代”“黑三代”“黑四代”.....们参加他们一起来“革命”,推翻共产党清算共产党了,他们就要提出“老子英雄儿好汉”,黑家庭出身“自来黑”,“血统论正确率达95%”,大大超过当年对联的“基本如此”了。

遇罗克写《出身论》,反对“自来红”。老王就想,现在,该轮到谁出面,再来写一篇《出身论》,反对“自来黑”呢?应该是马晓力,陈小鲁,胡德平,任志强们了!风水轮流。红也要有黑的出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他们要为“红二代”“红三代”们争取黑的权利了!
他们这样写:

“家庭出身不能由己,道路可以选择。我们虽然出身红色共产党家庭,是红二代、红三代,但我们早已是资本巨富。在今天红色成了“余孽”的黑色时代,‘社会影响远远超过了家庭影响’。我们可以背叛我们的家庭,我们可以仇红,反红,仇共反共,臭骂共产党革命历史,直到把共产党送进坟墓。怎么能只看我们家庭出身搞血统论呢?你看,戈尔巴出身农民家庭,叶利钦出身工人家庭,不是他们把苏共送进坟墓的吗?你们发出反共号召怎么可以排除我们,不包括我们呢?重在表现。为了洗刷我们过去红的罪恶,我们仇红反共起来一定比你们更积极更坚决呢!”

多妙的一篇《出身论》!四美具二难并,“遇家兄妹”的《出身论》与马晓力胡德平们的《出身论》,真可双璧争辉。

马克思说,历史上不少的“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

现在,马晓力、陈小鲁、胡德平、任志强们已被笑纳入了黑色阵营那“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的5%之列了。今天,他们既能因红富贵,又能反红争黑,越黑越锋头,早有了名利双收的好出息好出路了。

2016年11月30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联系电邮: contact(at)politicalconsultation.org|手机版|Archiver|中国国是论坛  

GMT+8, 2017-3-30 10:4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