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2|回复: 0

鹿野:为何遍地是“李斯”? ——读解放军报《为官要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29 09: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鹿野:为何遍地是“李斯”? ——读解放军报《为官要去“私”》  .



摘 要

在当下的中国官场,同样出现了私心膨胀,“李斯”遍地的局面。说到底,还是近些年来随着商品化和市场化的推行,私有制不断膨胀的必然产物。在私有制力量加强的情况下,大批量的官员极力谋求自己的私利也就是必然的了。因为和与私有制力量相结合的官员,可以得到资本势力的支持而迅速的上升,相反,大公无私的官员很容易受到排挤。

无意间读到解放军报上的一篇文章《为官要去“私”——惕厉李斯的悲剧人生》。该文说为官应当无私,并举了秦朝宰相李斯的例子,强调其出于私心作祟,积极参与了沙丘宫政变,其结果是既害了国家又害了自己:

【秦始皇去世未立太子,天下重权集李斯之手,在重大危急关头,本应一柱擎天砥柱中流,按他的地位、职责、威望、能力完全能够做到。可悲的是,李斯顶不住赵高的威逼利诱。赵高第一条就给李斯明确指出“定太子在君侯与高之口”;第二条用蒙恬五个方面的优势与李斯比较,让李斯自感不如蒙恬;第三条指出秦国被罢免的丞相、功臣从没有受封及第二代的,最后都遭受杀戮身亡;第四条指出扶苏即位必用蒙恬为丞相,李斯最终不能怀捧通侯大印衣锦还乡,这是明摆着的事。第五条彻底摊牌,听我赵高的计谋就可以“长久封侯,世世称孤”,“释此而不从,祸及子孙”。在赵高层层剖析,步步紧逼下,李斯岂愿再当“厕鼠”,岂愿舍弃永久享有的通侯爵位,岂愿放手世代称孤道寡的荣华富贵,最终做了被太监赵高玩弄于股上的俘虏。后与赵高合谋,诈称受始皇诏令,立胡亥为太子;偷换假造始皇给扶苏的书信,赐死扶苏与将军蒙恬。史学家认为,这次政变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走向。但李斯最终却没有逃脱命运的惩罚,被赵高罗织谋反罪名锒铛入狱,受尽百般折磨,最后落得人亡、家败、族灭的悲惨结局。】

笔者完全赞同文中对于私的危害的论述,但是,如果把李斯的悲剧仅仅归因于其个人品质,那么这种做法无疑流于肤浅。并不是因为李斯的私心改变了历史,更大的原因是当时的社会为李斯这样的人物提供了表演的舞台。马克思主义认为,并不是私有观念催发了私有制,相反恰恰是私有制造就了私有观念。具体到春秋战国那个时代,中国的私有制进一步发展,商品化与市场化加剧,呈现出一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景象。在这种情况下,人对于利益的驱逐必然会膨胀起来。也就是说,李斯积极为个人谋求私利的做法,并不是出于个人品质的败坏,而恰恰是这种社会大环境的产物。在当时的社会中,李斯的这种做法是具有普遍性的,也正因为如此,李斯才能够在很长时间里位极人臣,即使不是李斯,也会出现其他的人承担类似的角色。相反,如果要是一心为私的做法在社会上没有市场、几乎无利可图的话,那么像李斯这样私心很重的人根本就不能上台,也就不会有什么沙丘宫之变了。

在当下的中国官场,同样出现了私心膨胀,“李斯”遍地的局面。说到底,还是近些年来随着商品化和市场化的推行,私有制不断膨胀的必然产物。在私有制力量加强的情况下,大批量的官员极力谋求自己的私利也就是必然的了。因为和与私有制力量相结合的官员,可以得到资本势力的支持而迅速的上升,相反,大公无私的官员很容易受到排挤。如果仅仅归因于个人品质而不改变社会环境,那么其结果只能是像割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一茬。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不忘初心,共产党人的初心是什么?恐怕最初的应该归于《共产党宣言》,即“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然而,今天还有多少共产党人敢于理直气壮的宣扬这一最终目标?在这种社会环境下,出现“李斯”遍地的现象不是很自然的吗?

当代中国的“李斯”们不仅存在于官场之中,而且存在于各行各业,特别是舆论场之中。这种现象也是必然的,因为当一种势力有了经济地位以后,必然就要求相应的政治地位,而这种政治地位的取得首先就要制造相关的舆论。因此,很多专家学者为私有制和自由主义造势可以从新兴的资本势力手中获得大量的利益,而宣传公有制和马克思主义则不可能获得任何好处。所以说,这种私有制势力不断膨胀的局面也就必然会导致舆论场上种种怪现象,诸如像马克思主义被肆意的侮辱和贬低,而西方的自由主义人性自私论则被称之为不可置疑的客观真理,从邱少云到雷锋等无数大公无私的英雄被肆无忌惮的攻击与丑化,而黄世仁与刘文彩之类的恶霸富豪被塑造成为人们崇拜的对象……甚至连最应该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各级党校都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宣传阵地。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

【坚持党校姓党,首先要坚持姓“马”姓“共”。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党的指导思想,共产主义是我们党的远大理想。没有马克思主义信仰、共产主义理想,就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主持起草党的十八大报告时,专门要求写了这样一段话:“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国内外各种敌对势力,总是企图让我们党改旗易帜、改名换姓,其要害就是企图让我们丢掉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丢掉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信念。而我们有些人甚至党内有的同志却没有看清这里面暗藏的玄机,认为西方“普世价值”经过了几百年,为什么不能认同?西方一些政治话语为什么不能借用?接受了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损失,为什么非要拧着来?有的人奉西方理论、西方话语为金科玉律,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


所以,我们今天要改变官场和舆论场的政治生态,真正树立公心,破除私念,那绝不仅仅是思想教育所能完成的任务,必须要结合社会环境的改造。我们必须要旗帜鲜明的坚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和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必须明确非公有制和市场经济仅仅是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特定时期内的特殊情况,其不能改变公有制的主体地位,更不能破坏消灭私有制建立共产主义的最终的目标。只有在社会环境中限制资本实力,才能从根本上改变官场和舆论场中到处都是“李斯”的局面。而一旦改变了社会的环境,纵然是在官场和舆论场中有一些“李斯”,也妨碍不了国家的大局,不会造成沙丘宫之变这种害国又害己的巨大历史悲剧。

最后,笔者就把今年夏天得知中共中央党校一位著名教授公然攻击马克思主义,宣传资本主义人性自私论之后,信手写下的一首小诗作为结尾吧:

忽见长江生逆流,颠倒黑白几时休?

天理人心葬腐土,圣贤英豪若仇雠。

文人无情多骚怨,灭祖欺师攀公侯。

东门黄犬空悲叹,方知梦里已千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联系电邮: contact(at)politicalconsultation.org|手机版|Archiver|中国国是论坛  

GMT+8, 2017-3-28 21:5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