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7|回复: 0

栾祖虎:毛泽东书法历史地位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22 01: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栾祖虎:毛泽东书法历史地位论                      原创                                                                                                 2016-11-21                                                 栾祖虎 红歌会网                                 [img][/img]                                 
微信号                                 szhgh001                                 
功能介绍                                 这是民间红色文化网站红歌会网的官方微博。多年来,高举爱国主义旗帜,唱响红歌,弘扬正气,致力于宣传红色文化,反映老百姓的呼声,推动社会公平正义,维护国家和民族根本利益。                                 

                                                                                       

[url=][/url]

  毛泽东书法最优秀地借鉴和提高了古代书法艺术,并以现代的内容和创新的形式,完成了从形到神、从里到外的超越。毛泽东学欧阳询书,而险劲过之;学王羲之书,而骨力过之;学怀素、张旭书,而气势过之。毛泽东是中国书法史上最强烈的个性之王,真正的草书之王——只有毛泽东才是千古书圣!第一书圣!这就是结论。

  一、强烈的个性王:千帖览尽皆觉小,掀翻群山自为峰!

  二、真正的草书王:狂草超草圣,行草集大成!

  三、千古书圣毛泽东:壮志开天地,王气贯古今!

  结语:只有毛泽东才是千古书圣!第一书圣!

  一、强烈的个性王:千帖览尽皆觉小,掀翻群山自为峰!

  毛泽东精研各体书法,对各体书法之弊,洞若观火。他曾说,“欧体字间架结构太规矩了。”“我不喜欢赵体(指赵孟頫),也不喜欢颜体(指颜真卿)的胖劲。”当俄语翻译师哲好奇地问毛泽东究竟喜欢什么书体时,毛泽东以后学者今能胜古的自信与霸气回答说:“各个体我都研究过,各个体都有缺点,我都不遵守,我都看不上,我写我的体。”1这个回答无疑是斩钉截铁、毫不客气的,这是对千百年来中国书法的法古泥古、厚古薄今之风的勇敢颠覆,这也说明了毛泽东的书法创作和其政治军事实践一样,彰显着他压倒一切而不被一切所压倒的强烈个性。

  “取法于上,仅得为中;取法于中,故为其下。”现代巨人的更大更高的成功,正是因为站在了众多历史巨人的肩膀之上。“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正如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所指出的:“大凡伟大的作家艺术家,都有一个渐进、渐悟、渐成的过程。”毛泽东书法的成长成熟,当然也有一个渐进、渐悟、渐成的发展过程,其书法蕴含了深厚的传统功夫和娴熟的书法技巧。李讷说过:“老人家的书法,最初是学欧体的,后来转学颜体,又学过魏碑。”2有学者指出:“毛泽东的书法就有二王的秀逸、孙过庭的俊拔、张旭的狂韵、怀素的放肆、苏黄的深厚、董其昌的洒脱……极尽法度,若不痛下苦功是难以取得如此成就的。”3

  得古人神髓,又以己意出之,毛泽东书法之所以能够独创一格,正是建立在对古人书法的学习创新之基础上。曾经指导过青年毛泽东书法的孙俍工先生,时隔二十多年再次相见,这样评论中年毛泽东亲笔手书的《沁园春·雪》“好!好!仿古而不泥古!尽得古人神髓,而又能以己意出之,非基础厚实者莫能如此。况你由行而草,竟能卓然自创一格,真不简单,你笔底自由了!”4

  当然,与继承相比,毛泽东更重视的是创新:“他不喜欢循规蹈矩,反对平庸,敢于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做平常人想不到又不敢做的事。在书法结体上,也是别具匠心,旗树一帜。他写字,常常打破对称格局,在不对称中追求艺术之美。构想独特、运笔大气、夸张出奇、险峻挺拔。无论俯仰伸缩,皆错落有致,令人称绝!”5

  对于书家而言,功夫是基础,创新是灵魂,毛泽东于此两者自无偏废。可以设想,如果有功夫无创新,终究止步于旧学;如果有创新无功夫,必难免归于虚空。毛泽东推崇创新,功夫又老辣到巅峰极至,加之个性极强、天分极高,其书焉得不达大成之境?

  毛泽东书法达至大成之境的一个显著标志,就是创立了毛体。黄庭坚说:“随人学人成旧人,自成一家始逼真。”唐代书法家李北海说:“学我者病,似我者死。”齐白石说:“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毛泽东说:“习字要有体,但不一定要受一种体的限制,要兼学并蓄,广采博取,有自己的创新,自己的风格,才能引人入胜。”6

  毛泽东在广涉古帖、临摹研习的基础上,敢破一切陈规,推倒一切偶像,终于发明本心,自作主宰,独成毛体,真正开创了引人入胜、汪洋恣肆、惊天动地的独特风格。正所谓:“损益古法不足虑,自创一格又何忧?”“千帖览尽皆觉小,掀翻群山自为峰!”

  历史已经证明,毛泽东是中国书法史上最强烈的个性之王,他的书法创作彰显着他压倒一切而不被一切所压倒的强烈个性,激励着后人向着超越古人、今能胜古、创新不已的大道上勇敢前进!

  二、真正的草书王:狂草超草圣,行草集大成!

  以狂草出名的怀素,被后人尊为“草圣”。田家英说过:“毛泽东的字是学怀素的,写起来很有气魄。”7这话有一定道理,但并不充分,亦远非全部。毛泽东的狂草作品,比如他手书的《忆秦娥·娄山关》等代表作,“章法天成,行笔用墨,极为精熟,有重有轻,字又奇大奇小,带有很强的节奏感,具有震人魂魄的艺术力量。”8正是这些毛体狂草,把中国草书艺术推向了时代的、也是历史的巅峰,令人叹为观止,堪称空绝千古。

  以怀素、张旭为代表的唐代狂草,笔势虽狂放不羁,惊心动魄,恣意昂扬,挥洒自如,但其艺术思想则显现出相当的脱离实用、脱离人民的特征。这与毛泽东书法很好的驾驭了艺术性与实用性、先锋性与人民性这些重大矛盾,是不可以相提并论的,这正是怀素等狂僧酒徒素所不备的强大特征。至于张旭,唐·韩愈在《送高闲上人序》曾评论说:“往时张旭善草书,不治他技。”张旭他技既寡,思想亦浅,书法内容势必难免单薄,这怎么能与思想性与艺术性均至极境的毛泽东草书相抗衡呢?当然,怀素等古代大家的狂草,还是给毛泽东草书提供了重要的借鉴,这主要是指形式的借鉴。

  我们说毛泽东草书超过草圣怀素,还有三点原因:首先,毛泽东顶天立地的气魄绝非自学怀素而来,这是不辨自明的;其次,从书法家的名单来看,怀素、张旭、欧阳询、王羲之、颜真卿、柳公权、黄庭坚、米芾和郑板桥等,都是毛泽东的深研对象;从思想倾向上看,实际上为民请命、开仓济民、关怀百姓疾苦的郑板桥,应该较孤云野鹤、一日九醉的怀素,更合乎毛泽东的精神品位。

  板桥书之“乱石铺街”,错落有致,奇异狂怪,峭拔雄浑,把楷、隶、行、草四体糅合为一,并加入画竹、兰的笔意,以夸张之手法表现出真性情、真意气,创造了前无古人的新书体。这些都为毛泽东所喜爱。正因如此,毛泽东对郑板桥给予很高的评价:“你再看郑板桥的帖,就又感到苍劲有力。这种美不仅是秀丽,把一串字连起来看有震地之威,就像要奔赴沙场的一名勇猛武将,好一派威武之姿啊!郑板桥的每一个字,都有分量,掉在地上能砸出铿锵的声音。这就叫掷地有声啊!”9

  毛泽东用这么生动鲜活的语言,赞美郑板桥的书法,正是说明他的心与郑板桥的心,是息息相通的。当然,比较而言,毛泽东书法与郑板桥书法,也是有很多不同的:“毛泽东书法的章法,较之郑板桥的更加夸张,字体大小的对比更强烈,字与字之间争行让列的动作更恣意。”10

  至于草书的技巧、风格方面,古人对于草书笔画的肥瘦多有所议。比如,黄庭坚认为,怀素的草书偏于瘦硬,张旭的草书偏于丰肥:“怀素草工瘦,而长史草工肥。”(宋·黄庭坚《山谷题跋》)毛泽东草书则完全突破了传统书法的肥瘦之论,以瘦硬为主,偶见丰腴肥壮之笔,而无论肥瘦,都是骨力遒劲,气势夺人。其作品肥瘦和谐共处,相得益彰,相映成趣,显然进入了较之于怀素、张旭的创作更自由、更奔畅的超越物象的化境之中。

  宋·米芾《海岳名言》中说:“怀素书如壮士拔剑,神采动人,而回旋进退,莫不中节。”我们说,毛泽东书法如山舞银蛇,原驰蜡象,与天地相携相抗而乐趣无穷,动力无穷。

  毛泽东是真正的草书王,更深入地说,正如有学者指出的:他尤其是中国行草书的集大成者。11中国书法界将王羲之的行楷、张旭的狂草、怀素的小草及毛泽东的行草,并称为中国书法艺术“四绝”,亦称中国草书发展的四大“里程碑”。12我们认为,毛泽东在长期革命生涯中独创的大气天成、雄视万里、开天辟地的现代行草经典,是中国草书发展历程中最重要、最高大、最挺拔的一块“里程碑”。

  为什么毛泽东能成为行草书的集大成者呢?这是和他对于各种书体锲而不舍的学习研究分不开的。苏轼认为,善草书者,必善真书、行书,真、行、草三者是立、行、跑,层层递进的关系,没有不能站立行走就能跑起来的:“今世善草书者,或不能真行,此大妄也。真生行,行生草,真如立、行如行,未有未能行立而能走者也。”(宋·苏轼《东坡题跋》)毛泽东真、行、草,均极擅长,这为他成为行草书集大成者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不仅如此,毛泽东甚至将对书法的体悟,运用到了对国家的战略管理之中。1958年,他在和核工业研究者谈如何发展我国的核工业时说:“像学书法必须先从正楷练起一样,你们要首先抓好基础工作。”1960年初,在谈到技术革新时,他再次以书法为例:“像小孩学字,先要学楷书,再学草书。”毛泽东的体悟无疑是深刻的,这说明他老人家早已把艺术与科技等领域的真理,融会贯通。

  “狂草超草圣,行草集大成!”综上所述,我们说毛泽东是真正的草书王,这是实事求是,毋庸置疑的。

  三、千古书圣毛泽东:壮志开天地,王气贯古今!

  检索历史,不难发现,毛泽东书法之所以能够进至大成之境,首先正是其极高天资与极高功力联合作用使之然。关于天资、功力,古人有很多议论。元·虞集《道园学古录》中说:“书法甚难。有得力于天资,有得力于学力。天资高而学力到,未有不精奥而神化者也。”毛泽东天资极高而学力老到,其书法又怎能不精微深奥、出神入化?唐·孙过庭《书谱》中说:“盖有学而不能,未有不学而能者。”毛泽东当然也不是不学自会,不学而能者。只是他的学习不落窠臼,他的下笔不落俗套,他的思路不拘一格而已。

  唐·李世民《论书》中说:“凡诸艺业,未有学而不得者也。病在心力懈怠,不能专精耳。”“心力懈怠、不能专精”的学艺学书之大病,在毛泽东的身上是完全看不到的。与此相反,从青年时代起,他的一切人生实践包括书法实践,全面深入奉行的就是至正至强、至阳至刚的心灵哲学:“天之力莫大于日,地之力莫大于电,人之力莫大于心。阳气发处,金石亦透,精神一到,何事不成?”(毛泽东《心之力》)正是这样极其强悍的心灵哲学,开启了毛泽东书法精神的大本大源。有此大本大源之支持,其书法怎能不气象宏大、阳刚强悍?怎能不遗响沉雄、独步千古?

  只有善的才是美的,只有极具精神价值才能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清·钱泳《书学》中说:“惟书法无古今,不名一格,而能卓然成家,盖天资高妙直在古人之上也。”这即是说,书法的高低不能以古今论,而应以人品论,以精神论。人品高则书法之品位亦高,精神强则书法之功力亦强。毛泽东有至高之人品,至强之精神,其书法品位之高、功力之强,古今中外又有谁能与之相比呢?

  我们这里还可以将书圣王羲之与毛泽东的书法做一个简单的比较。唐·张怀瓘对王羲之的草书提出批评,评价并不高。他在《书议》中说:“逸少草有女郎才,无丈夫气,不足贵也。”认为羲之草书,有女郎之才情,无丈夫之豪气,故不足为贵。清·刘熙载《艺概·书概》则对王羲之书法做出正面评价:“力屈万夫,韵高千古”。我们认为,毛泽东书法“力屈千军,韵高万古”,具有永恒的艺术魅力与思想魅力。而“力在韵前”,“力屈千军”,就是强调毛泽东书法尤以壮美为突出特色,是远远超越于王羲之的所谓“女郎才情”之上的,是壮美与优美的辩证统一。

  毛泽东书法是毛泽东心灵人格的艺术外现,是毛泽东思想精神的艺术结晶。它与传统书法既有联系,又有区别,此处只讲区别。毛泽东书法豪迈雄奇,字字精神,能让读者感到振奋,得到力量,是现代与当代中国的最强音。1942年,他给延边杂志题写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几个字不仅是书法作品,更是一种号召,一种战斗精神的体现。在内容上表现了中国革命的进程,具有史诗的性质,这种特质有别于传统,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启来者。传统书法,例如王羲之的《十七帖》、张旭的《肚疼帖》等,其内容与时代、与人民没有必然的联系,不能起承担历史的功能,对提升中国人的精神境界帮助不大。与此相反,毛泽东书法则对提升中国人的精神境界帮助巨大,到今天仍然是提升中国人心灵气场的最佳方式。13

  令人遗憾的是,毛泽东书法虽然已至独孤求败的极盛之境,但是对于他自己来说,仍有相当潜力可挖。举例言之,一般说来,毛泽东信封上的墨迹,其艺术成就是极高的,甚至超越了古人书法的代表作包括王羲之的《十七帖》与颜真卿的《祭侄稿》以及张旭、怀素等名家狂草。14毛泽东在信封上这一方寸之地上着力而为之的书法实践,正说明了殚精竭虑、日理万机的毛泽东,假设有更多的时间,从事更多的书法创作,那么其书艺还会更高。

  综上所述,毛泽东书法最优秀地借鉴和提高了古代书法艺术,并以现代的内容和创新的形式,完成了从形到神、从里到外的超越。与中国书法史上的任何大家、任何书圣相比较,不可否认也不难理解的是,毛泽东学欧阳询书,而险劲过之;学王羲之书,而骨力过之;学怀素、张旭书,而气势过之。乃隐括诸家,广集古意,自创一格,名曰毛体——风云际会,龙虎气象,主大地之沉浮,解万民之倒悬,继往圣、启未来,于是纵横古今,独步寰宇,声冠天下!凡诗词语录、书信手札,尽为后世学习取法之对象。

  这正是:“壮志开天地,王气贯古今!”毛泽东不仅仅是一代书圣,现代书圣,而且是千古书圣!第一书圣!

  结语:只有毛泽东才是千古书圣!第一书圣!

  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古往今来,中华民族之所以在世界上有地位、有影响,不是靠穷兵黩武,不是靠对外扩张,而是靠中华文化的强大感召力和吸引力。”“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中华民族有着强大的文化创造力。每到重大历史关头,文化都能感国运之变化、立时代之潮头、发时代之先声,为亿万人民、为伟大祖国鼓与呼。中华文化既坚守本根又不断与时俱进,使中华民族保持了坚定的民族自信和强大的修复能力,培育了共同的情感和价值、共同的理想和精神。”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谁才是中国文化具有强大的创造力、感召力和吸引力的最高代表呢?

  今天,我们可以也应该这样说,中国文化,诗至于毛泽东,文至于毛泽东,书至于毛泽东,道至于毛泽东,诗文书道,四者咸集;万千光华,独萃一身,均达到了中国历史的最高峰。毛泽东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和现代革命文化的集大成者,这是无可置疑的。他开辟了中华崛起之伟业,促进了民族精神之觉醒;他赋予了中国文化改造世界、领航全球的现代性与革命性。进而言之,在文化方面,长着一副大中华面孔的毛泽东,其诗词和书法,分别代表着中国诗词、书法的最高峰;是毛泽东而不是鲁迅,才是中国文化革命的真正旗手与伟大主将;是毛泽东而不是任何其他人,才是中国文化具有强大的创造力、感召力和吸引力的最高代表!

  回到书法。在中国书法评论史上,有一篇很有名的文章:李世民的《王羲之传论》。这是一篇赞辞,一代帝王为书家题写传论,这决定性的奠定了王羲之在书法史上的圣人之位。当前最严重的挑战是:怎样正确的评价毛泽东书法的历史地位呢?毛主席在世时,曾经千百次地指出: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人民是真正的英雄,人民万岁!现在,毛主席已经离开我们四十余年了,实事求是地肯定、确立毛主席在书法史上至高无上之位的工作,难道不该由我们这些深受毛泽东思想教育与恩泽的当代中国人来完成吗?今天的中国人对于书法的认识难道还应该延续古代社会的标准,惟封建帝王之论而马首是瞻吗?今天的中国人应该是创造历史、评判历史的英雄,而不是没有是非标准、不敢坚持真理、一味受人误导的奴隶。

  进而言之,怎样正确的评价毛泽东书法的历史地位,也是中国书法界和书法理论界的一个至关重要的任务——正确的书法评论是书法创作的一面镜子、一剂良药,是引导创作、多出精品、提高审美、引领风尚的重要力量。好在真理是越辩越明的,精神是越战越勇的。经过长时期的学习、研究、比较,我们越来越坚定地认为,毛泽东是中国书法史上最强烈的个性之王,真正的草书之王——只有毛泽东才是千古书圣!第一书圣!这就是结论。

  注释:

  1参见《缅怀毛泽东》,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620页

  2张铁民《翰墨春秋》,军事科学出版社1993版,第174页

  3胡学举《毛泽东与中国书法的发展方向》

  4参见杜忠明《毛泽东书法八十年》,中央文献出版社,2015年版,第64页

  5李奕明《不对称之美——谈毛泽东书法结体艺术特点》

  6参见杜忠明《毛泽东书法八十年》,中央文献出版社,2015年版,第256—257页

  7参见《毛泽东诗词书法艺术》下部,中央文献出版社,2007年版,第787页

  8宋明政《毛泽东书法新论》,武汉出版社,2008年版,第40页

  9参见杜忠明《毛泽东书法八十年》,中央文献出版社,2015年版,第109页

  10毛贵民《毛泽东书法艺术解析》

  11参见宋明政《毛泽东书法新论》,武汉出版社,2008年版,第198页

  12参见李克俭《毛泽东书法艺术的美学解读》

  13宋明政书法讲座《毛泽东书法提升中国人的心灵气场》

  14参见宋明政《毛泽东书法新论》,武汉出版社,2008年版,第225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联系电邮: contact(at)politicalconsultation.org|手机版|Archiver|中国国是论坛  

GMT+8, 2017-5-28 20:1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