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6|回复: 1

程凯:给劳改基金会《观察》网站的建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13 13:5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程凯:给劳改基金会《观察》网站的建议[size=+1]

几天前,一位朋友打电话问我:有没有看到网上一篇文章,批评你写的《抢救雅虎人权基金》?一个叫《观察》的网站转载了这篇批评文章,还加了《编者按》。我回答朋友:批评我的这篇文章看过了,是一位名叫严家伟的先生写的,最早发表在9月1日《博讯》网站上,题目叫《不可为罪恶的劳改制度辩护:驳程凯先生的谎言》。据我所知,严家伟先生是四川成都一位知名作家和诗人。他一生坎坷,57年被打成右派,文革坐过牢。如今年近80了,仍不惧国内严酷的政治环境,坚持揭露和批判中共对国家和人民犯下的罪行,颂扬自由、民主、人权,非常值得尊敬。至于他写批评我的文章,那是他的自由,我不会回复他,也不会因为他的文章让我停止了对吴弘达的谴责,当然也不会因为严先生写文章批评我而失去了我对他的尊敬。


过了几天,我有空闲时间,打开《观察》网站看一看,果然读到该网站转载的严家伟先生的文章和《编者按》。因为目前主办《观察》网站的“劳改基金会”是吴弘达和“雅虎人权基金”的主要涉事者,我就不能不向该网站表达我的一点建议。


首先,把《观察》网站的《编者按》照录如下:


“2016年8月16日,曾在劳改基金会《观察》网站担任过多年主编的陈奎德先生所执掌的《纵览中国》发表了程凯题为《抢救雅虎人权基金》的文章。该文对已故的吴弘达先生极尽辱骂和诅咒,信口雌黄,满口污秽,不但对吴先生本人和劳改基金会污蔑诽谤,而且攻击与吴先生同一年代遭受中共迫害的劳改和劳教”政治犯人“。程凯的文字特色在于语言暴力,但却毫无历史和政治常识,其逻辑之荒唐、智商之低劣令人瞠目,其本人更竭力为中共罪恶的劳改制度辩护,居心叵测,丑态毕露!程的文章发表后,与吴弘达先生同在一个劳改队里的难友们纷纷来信对此表示强烈愤慨和谴责,一位与他辗转多处劳改营并相处长达近二十年的难友甚至表示要去状告程凯。本网在此特刊严家伟先生反驳程凯的文章,敬告程凯本人自尊、自重。”


我的建议很简单:


既然《观察》网站转载严家伟先生的文章批判我,而且该网站的《编者按》把我的文章和我本人形容得丑陋不堪,那么按照道理,就应该把我的文章附录在严家伟文章的后面,以供读者鉴别和批判。我的《抢救雅虎人权基金》一文是在读了《纽约时报》记者杰安迪(Andrew Jacobs)的一篇报道后写的,杰安迪的报道揭示了吴弘达滥用雅虎人权基金、截留给受害人的救助款、性侵中国政治异议人士流落美国的年幼女儿等劣迹。《观察》网站也刊出一篇《劳改基金会关于纽约时报抨击吴弘达先生报道的声明》,也同样拒绝附录《纽约时报》记者的文章。《观察》网站的这种做法有违常理,如果不是疏忽,便是害怕什么。无论疏忽还是害怕,都对我和《纽约时报》记者杰安迪欠缺公平。中共的媒体就这样做:他们批判不同政见,却不让人们知道不同政见说了什么,这叫封锁信息,因为他们害怕。


其实我的文章,除了指出吴弘达是个“罪恶的灵魂”和“人渣”外,涉及吴弘达死后“劳改基金会”的,关键有三段文字:


“如今雅虎人权基金的钱只剩下不到300万元了,雅虎公司已经与雅虎人权基金脱钩,据说300万已转移到劳改基金会,用于给劳改基金会现职人员发工资。把300万发完,劳改基金会就宣告关闭。说准确点,劳改基金会现职人员正在私分这笔钱,直到分完为止。因此抢救雅虎人权基金,便成为当务之急。”


“吴弘达死后,有何德普等七名中国政治异议人士发表公开信,质问1730万美元雅虎人权基金的使用和剩下300万元的下落。他们的公开信在网上可查到,我请大家上网去看看。如果我的声音不值得重视,那么这些正在苦难中挣扎的中国政治异议人士的质问,总不该不屑一顾吧。吴弘达死后,雅虎人权基金吴弘达的继承者们,理应回答这七位政治异议人士的质问,但他们没有回答。”


“如果我得知的上述信息是准确的,那么现职的劳改基金会成员便是吴弘达的共犯,他们在吴弘达死后继续作案。如果我得知的上述信息不准确,那么请劳改基金会告诉海内外关注雅虎人权基金的民众:300万如今在何处?你们在做什么?”


再此,我要重申:《观察》网站的《编者按》写了我什么,我不在乎,也不理会,我只关心那“300万如今在何处?你们在做什么?”根据《纽约时报》记者杰安迪的报道:这是在1730万美元“雅虎人权基金”被吴弘达贪污挥霍后仅剩的300万,仍然可以救助许多在苦难中挣扎的国内政治异议人士。在有一个公正机构或人士被推举出来主持这笔资金的善后之前,如果这笔资金少了一分钱,“劳改基金会”的现职工作人员都难以躲避成为吴弘达的共犯继续贪污这笔钱的嫌疑,即使不受法律制裁,也要受良知与道义的谴责。这叫人在做天在看,不给国内政治犯一个回答,不给世人一个交代,事情就不会了结。


《观察》网站在《编者按》开头写了一段话:“曾在劳改基金会《观察》网站担任过多年主编的陈奎德先生所执掌的《纵览中国》发表了程凯题为《抢救雅虎人权基金》的文章。”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编者按》把陈奎德先生的名字点出来,强调他“曾在劳改基金会《观察》网站担任过多年主编”是什么意思。据我所知,陈奎德先生出任主编的《观察》网站并非“劳改基金会《观察》网站”,当时网站属于《中国信息中心》,《观察》是该中心的网站,该中心与劳改基金会是两个单位。只是在陈奎德先生辞职《观察》而创办《纵览中国》之后,《中心》消失了,吴弘达才把《观察》挂在了劳改基金会名下。我一直是《纵览中国》的作者,《纵览中国》发表我的文章,陈奎德先生一向平安无事,我想这次陈奎德先生因为发表我的《抢救雅虎人权基金》无辜“躺枪”了。我要问《观察》网站的编辑:如果《抢救雅虎人权基金》这篇文章,不交给《纵览中国》或者其他网站,而交给《观察》,你们敢发表吗?如果今后我再写批评吴弘达、“雅虎人权基金”和“劳改基金会”的文章,你们敢发表吗?如果你们敢,我佩服你们,那么就请先转载我的《抢救雅虎人权基金》和《纽约时报》记者杰安迪的报道,然后我就再写十篇给你们。到底敢不敢?请告诉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3 13:5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姜维平: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原本,吴弘达死了,我不想再写有关他的文章,因为他是一个有严重的人格缺欠的活跃的异议人士,不值得我再浪费笔墨。但读了程凯撰写的两篇文章,还是觉得应当补充点什么。也许是严家伟先生没见过吴,没有切身体验,不太了解吴,自然对程凯的评论有误解,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非常明显然的,《观察》网站的编者按,确实很不公平。我觉得非常奇怪,程凯提出抢救“雅虎基金”有何错误?劳改基金会是吴创办的,难道就批评不得吗?我发表过题为《吴弘达是一个不诚实的人》的文章,其中谈及吴拒付本人稿费的事,我至今还保留着当时我向他查问稿费的电邮,他欺骗我说邮寄给挪威的某某人了。对一个坐过牢的记者的区区几百元稿费都不如约支付,这样一位言而无信,狡猾抵赖的人,够资格当劳改基金会的领导吗?程凯所言是正确的。“雅虎基金”的使用确有疑问,美国的司法部门应当对吴弘达的所作所为展开深入的了解。《观察》网站指责程凯是没有道理的,它使用的“信口雌黄”和“满口污言”不符合事实,应当向程凯道歉。



毫不疑问,吴弘达是一个充满矛盾的毁誉参半的新闻人物,他不仅坐了多年中共的大牢,对劳改制度恨之入骨,而且创办了劳改基金会,对揭露中共的专制和践踏人权有较大的贡献;但这不能成为一些人为其辩解,对其人格缺失进行粉饰和遮掩的理由。他的“性侵”和贪占,都是有人在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的,只是因其死于非命而忽略或中止罢了。他的经历说明了一个真理:一个人的政治倾向与他的思想品质不能划等号。在任何领域和党派里,都有好人和坏蛋。人们普遍的善意似乎是,人反正死了,有些事就不必再纠缠了。但我不这样认为,吴弘达在争得雅虎的一笔巨款后,并未全部用于对蒙受牢狱之灾的良心人士的资助,而相当一部分的使用有疑点,必须讲清楚。由于他的英文比较好,长于和美国的政界和商界的人士交流,而这些人又不懂中文,自然看不到有关他的批评,长此以往,支持他资金的人也被蒙在鼓里了。这也是他的所谓追思会,只有不多的几个中国人出席的原因。堂堂的一个坐过中共大牢,为西方普遍知晓,而又创办了劳改基金会,并涉嫌“贪占”非赢利组织钱财的人,被海内外的大部分异议人士所唾弃,是一个笑料,也是一个悲剧。它反证了中共监狱的严酷和残暴,荒缪和诡异,它使一些人成为英雄,也使一些人成为魔鬼。前者,魏京生,杨建利,是也;后者,薄熙来,吴弘达,类也。这样的坏蛋死了不足惜,但其创办的基金会却应当发扬光大,为争取自由和民主的人们所需。因此,程凯的建议是很有必要的。现在,没有了吴的劳改基金会,应当做到,一方面继续办好这个非赢利组织,多帮助海内外坐过中共冤狱的人;另一方面要彻底摒弃吴的坏品质,坏作风,坏做法,补救一些漏洞,进一步查清他遗留的账目,给疑虑者和起诉他的人一个交待。尤其是,必须停止对程凯的威胁。你起诉和状告人家“神马”,真是岂有此理。


至于谈及陈奎德的言辞,失之公允,我有点真实的感受,也想陈述几句。尽管他在《观察》网站做过一段时间的编辑,后来,也听有人说他曾和吴弘达不睦。但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我的文章《吴弘达是一个不诚实的人》首发给他时,他却拒绝发表,不论他是怎么考虑的,至少说明他是有胸怀的人。接着,我转投香港《前哨》杂志,刘达文也拒发。后来我只好发表在博讯网的个人博客里。虽然,陈奎德未作任何解释,刘说以前已发过类似文章。其实,很可能的原因是,吴在胡作非为之前已为自己准备了钱财和律师,有些人怕麻烦,忍气吞声而已。这一点恰似共产党的某些贪官,依仗权势和财力而欺负人。虽然,吴曾受过中共监狱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但这一经历,并未使他成为一个好人,相反,他是一个有严重的人格缺欠的家伙。在我接触的海外异议人士里,他是人类灵魂的一块“垃圾”。而陈奎德虽与我只有一面之交,但印象绝佳。他是一个学者型的书生,他不会因为个人印象而选用投稿,我给他的稿件大都不被采用,但只要采用了,每笔稿费都是一清二楚的,这说明他是一个认真做事的文人。《观察》的“编者按”加上一句有关他个人履历的言辞,是暗示和指责他有个人成见,这是不对的。我的上述故事就是最好的佐据。因此,程凯说他“躺着中枪”确实恰当。最后我还想声明:没有人约我写这篇稿件,我是有感而发的,希望不要和《吴弘达是一个不诚实的人》一样,《纵览中国》拒发,陈奎德应当有这个勇气,给我一个照发此文的平台。


2016年10月11日于多伦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联系电邮: contact(at)politicalconsultation.org|手机版|Archiver|中国国是论坛  

GMT+8, 2017-3-27 00:5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