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9|回复: 1

革命烈士子弟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11 22: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革命烈士子弟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


革命烈士子弟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jpg


莫言作家:
听说你来到青岛了,觉得这是与你交流和对话的良机。于是就写这样的一封公开信。


本人是一个喜欢经常读书的人。当年你那篇成名之作《透明的红萝卜》,大体浏览过之后,认为作者把那个黑孩子写得过于夸张,以至于做作和虚假,脱离生活真实,所以也就失去了认真读完它的兴趣。你那部鼎力大作《丰乳肥臀》,我也只是向书架上瞥了几眼,其书名令人望而生厌,与你所竭力倡导的“做为老百姓写作”的理论大相径庭,自然也就没有耐心去拜读它了。


不过,当2012年10月你获得了诺奖,我从媒体上看到诺奖评委们对你的评语后,我随即就对你及其作品产生了强烈兴趣。我要看看你是如何像《授奖词》中所赞赏那样“攻击历史和谬误以及贫困和政治虚伪”的,看看你又是怎样“对五十年政治宣传所做的至关重要的修正”的。也就是说,我要看看你葫芦里究竟在卖些什么药?
今天,我可以肯定地对你说,你在一系列小说中,确确实实做到了“对五十年来政治宣传”进行了“至关重要的修正”。


比如,你在《丰乳肥臀》中从根本上修正了当年日本侵略者侵占中国的性质和目的。你所表现的日军从高密县城到乡下不是去“扫荡”,去烧杀掠夺的,而是下乡做好事,开展亲善活动的。其指挥官和军医都像菩萨一样,热心救活了上官鲁氏(即所谓母亲)一家的三条人命;其军队也是纪律严明、秋毫不犯,既未掠夺老百姓的财产,也并不强奸妇女,即使对上官鲁氏家那几个美若天仙般的姑娘,日军也未动淫念。你反倒是大写了八路军的一个班长孙不言强奸了上官家的一个姑娘,又写了抗日打鬼子的黑驴鸟枪队的几个战士,在教堂里轮奸了上官鲁氏。当然了,为了掩盖你过分美化日军的嫌疑,你也虚晃一枪提到了日军第二次到东北乡时,杀了司马库家十几个人。因为司马库不肯做亡国奴,率人炸毁了日军控制的一处铁路桥梁,日军迫不得已,也就杀人有理了。


《丰》书中还通篇着力表现了被日军救了命的上官鲁氏和两个子女上官金童、上官玉女,在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后,一直过着悲惨的“猪圈一般的生活”(诺奖《授奖词》之语)。玉女饥饿难忍,又无援无助,只得投河自尽;金童上小学五年级时,因撞坏校园内一棵小树苗而被开除了。青年时期的金童则被诬陷为强奸犯而入狱劳改15年,出狱后又被关进精神病院二年。改革开放期间金童办起了一个乳罩公司,结果被别人骗得倾家荡产,流浪失所。年老的上官鲁氏则靠着拣破烂艰难度日,死时连一只骨灰盒也买不起,而且无葬身之地,因为所有土地都是共产党政府的。


瞧,被日军友善救活的上官鲁氏母子三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却没有活路,只能惨死而终。你莫言在颂扬和美化谁,在仇恨和反对谁,谁会看不明白呢!安倍晋三们看后必定会大加喝彩,而且也同样会给你颁一个高档次奖项。如果说现在还会出现犯罪的汉奸文学的话,那就是非你莫言之作品莫属了!
再譬如,你莫言“攻击”和“修正”历史的另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亵渎、辱骂毛泽东。这是被国内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所拍手叫好,啧啧称道的。

众所周知,不久前有一位名叫毕福剑的大名人,明目张胆地辱骂毛泽东,激起了全国广大人民群众的无比愤慨。其实在这方面,你莫言二十多年前就已打了头阵,叫嚷着要打倒毛泽东这个人间的神。你还在《丰》书中特意描绘了一位女大学生胸前戴着一枚毛泽东头像的纪念章,说这位女大学生的乳房像死面饽饽一样坚硬,可以砸破狗头。你所谓的“狗头”,一般读者是不会加以琢磨和留意的,你莫言却是蓄意而写,指向明确,痛快地报了你当年跪在毛泽东像前请罪的深仇大恨。


你在另一部自称是“巨大的寓言”式的小说《檀香刑》中,还借古讽今,将清朝末年“首席刽子手”赵甲,与新中国的第一号人物毛泽东联系在一起,比喻毛泽东也杀人不眨眼,杀人取乐;又写到赵甲的儿子赵小甲为了看清人的本相(隐喻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就四处寻找什么神奇的“虎须”(隐喻马克思主义),后来终于找到了一根“虎须”,赵小甲就把这根“虎须”含在嘴里,于是就观察到了人的各种面目。为此,你自夸说,这是你首先发出的独特的声音。


何止于此呢!


前不久,我又拜读了你自诩为最完美也是最值得你骄傲的小说《酒国》。


这个叫酒国市的城市,党、政领导干部已经腐败透顶了,竟发展到烹食活婴儿,享受婴儿宴和活婴儿制成的补品。党、政大权也落到一个名叫余一尺的侏儒大老板手中了。为了调查和解决酒国市的严重问题,上级检察机关便委派了一位名叫丁钩儿的特级侦察员前往酒国市巡视案情。


在这里,你莫言是这样巧妙地借检察机关所谓同行们的嘴来恶意诽谤公检法执法人员的,说丁钩儿是“用鸡巴破案”,是乘机来酒国市“放纵一下”的。你接着便表现了丁钩儿到酒国市后首先就和腐败官员的代表人物市委宣传部付部长金刚钻的妻子勾搭成奸了。随后,丁钩儿也像先前到酒国市视察或办案的人一样,一步步陷进了权力、女人和美酒的泥坑,最后竟然醉死在茅厕坑里。


显而易见,你莫言是在说:反腐败的人同样是腐败的,再怎么反腐败也挽救不了自己必将灭亡的命运,而且灭亡在茅厕坑里——遗臭万年呢!这就是你莫言所揭示的当今这个人吃人(共产党领导干部吃活婴儿)可怕社会的“奥秘”哟!

这还不算,你莫言还把丁钩儿和风骚女人胡搞乱淫的过程,比做“男人和女人漫长的历史,实际上就是类似阶级斗争的历史,有时男人胜利,有时女人胜利,但胜利者也就是失败者”。


你莫言无疑是在告诉人们:丁钩儿的下场,也就是中国共产党的结局。可见,你创作《酒国》貌似反腐败,实则是打着反腐败旗号,有恃无恐地攻击中国共产党,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你还有一部长篇叫《红松林》,我虽然没有读过,我的一位老朋友吴林山(上海川沙六团镇农民,年青时担任过村支部书记)则看过。他读后一针见血地指出:这部小说比《金瓶梅》还金瓶梅!这或许是你擅长在文学作品中向美国人学习性描写的代表作吧。


从上述所解读的你的几部作品中足以看出,你在政治倾向上,在思想意识形态上,在现实生活和人物形象的表述上,所竭力宣扬的都是些什么货色了,哪里还有什么正能量可谈呀!你因此而得到了诺奖评委的高度赞赏,获得了诺奖,完全是有理有据,修行成正果的事情哩!


至于你二十多年来在国内外的一系列演讲(包括先后几次在中日韩文学论坛上的发言),所大力鼓吹的各种谬论,如深入生活无济于事论、创作灵感是一种技巧论、写作可以撒谎论、做为老百姓写作从自我出发写自我论、文学游戏论、文学越超政治论、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作方法害人论、文艺政策是清规戒律论,作家要蔑视左右党论、建立文学共和国论、政治和政治家虚伪论、中国众多作家连做人都不行论、性欲失控而犯罪论、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是贫富与欲望论、欲望失控酿成战争论、战争克制论、科技发展进步是人类瞎折腾论、文学拯救地球、拯救人类论及其在这些方面突出表现出来的抹黑中国、颠覆历史的历史虚无主义,也必须加以清除和批判。


瞧,你那首《檀香刑》开卷诗的48个字,甚至猖狂凶狠地要把整个中国踏在你的脚下,把中国人民丑化和讽刺挖苦到了极点!难道广大人民群众能容忍下去,不管不问吗?


这里,我有必要将这48个字抄录于此,向社会公众曝曝光:


中国什么都落后
但是刑法是最先进的
中国人在这方面有特别的天才
让人忍受了最大痛苦死去
这就是中国的艺术


针对你的5行短诗,我也写了5行,回敬你,反击你:


《檀香刑》字字句句血淋淋
低俗暴力歪曲历史抹黑中国人
莫言在这方面有特别的天才
让人读他的书既恶心又气愤
这就是莫言的艺术


信写到这里,似乎没必要再写下去了。那就打住吧。


祝愿


安康愉快!


李华亭(李程碑)


2015年6月16日于青岛


(作者系革命烈士子弟、离休老干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1 22:06:02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李华亭 时间:2016-10-11 来源:红色文化网

http://www.cwzg.cn/html/2016/chayanguanxing_1011/31593.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联系电邮: contact(at)politicalconsultation.org|手机版|Archiver|中国国是论坛  

GMT+8, 2017-3-27 00:5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